飞鸟与鱼【归根结底我是蓝家人,终有一日终老蓝家】

【獒龙】一厢情愿与两情相悦(上)

下面评论没一个祝我生日快乐的,我的小本本呢!记上你们的名字!


给大奶比个心♡我妈那天说我,阴历比阳历生日要早,所以这个生贺迟到了一个月啊!不过依旧爱你(〃∇〃)

奶獒:

*警草x大佬
*ooc

#
烈日炎炎,蝉声正噪。

胡同里,两拨势力无声对峙着,隔着约摸五米的距离,仿佛有堵无形之墙将其隔开。

坐在边上乘凉的吃瓜老大爷手摇着蕉叶扇子,朝右看看一伙穿警服骑警摩的人民警察,又朝左瞧瞧一群穿着新潮靠着机车的不良青年,伸手挠了挠老态而干燥的小腿肚。

伴着夏天翻滚的热浪和对面机车此起彼伏的轰鸣声,好半晌后,交警阵营突然交头接耳起来,一个圆头圆脑的小警员从警摩上下来,小跑上前去,在为首的警官耳边悄默声说了句——

科队,时候到啦。

被叫作科队的警官点点头,把扮酷的墨镜推至发顶,举腕看了看表,时针刚好走到五。

只见他把手伸到空中——

“兄弟们,撤!”

一群国家公务员如释重负,刚刚还严阵以待的肩膀们全都耸拉下来,一哄而散,其间还夹杂着几声‘下班下班’,以及对面阵营的倒彩声。

一片逆流中,张继科回过头打量对方阵营打头阵的男人。那人梳着三七分的奔头,两侧支棱着极短的耳发,穿着件利落的黑色皮衣,散漫地靠在一辆黑得发亮的机车身上。

那人气质很特别,看上去来头不小,像是不怕晒似的,在太阳底下白得反光,正伸手接过几个喽啰谄媚呈上去的烟。张继科咂咂嘴,上下瞧他那抽起烟来的熟练劲儿。不出意外的话,那人应该是这群马仔的大佬。

可大佬长得倒算乖巧,看不出一点儿坏,不像大佬反倒像个不谙世事的中学生,或是个家境殷实却被宠坏了的富家小少爷。皮肤也很好,白净白净的,活脱脱的一个雪娃娃,和他之前见过的任何大佬都不一样。

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大佬,明明是只HelloKitty,非要扮成只老虎?

于是张继科想起了玘哥家的泰哥。

泰哥其实不是哥,而是只软萌软萌的宠物猫,却偏偏总作出副别人欠它一个亿还带着小姨子跑路了的损样。别看平时拽得二五八万,一给小鱼干准原形毕露,摊在脚上晾着肚皮任你蹂躏推倒。所以说猫还是猫,平时装得再拽,该玩毛线球还得玩,该呼噜还得呼噜,该撒娇还得撒。

眼前这个男人就像极了泰哥,张继科想,他看人准没错的。于是便又多看了几眼。

马龙余光一直停在他身上,发现警察也直愣愣打量自己,这只软萌的奶猫干脆直勾勾看过来,先是对他放了个电,接着朝他吐了烟圈,又吹了声口哨,轻浮得不行。

张警官心里不为所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这年头不好了,奶猫不止扮起大佬来,还撩起国家公务员了。

#
真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眼瞧着正邪还没分出个伯仲来,两拨冤家又在另一条狭路碰头了。

届时张继科正和同事们吃大排档,夜幕那头突然就传来阵阵钝耳的引擎声。十多个骑着机车的男人从小街那头疾驰而来,把食客的目光都吸引了去。那群不良青年一路嚣张高呼,紧接着,打头的车突然向空中立起来,车上的人炫技一般站起身来,跟在后面的小弟们跟着吹哨急刹,街沿边的积水全都溅到大排档透明的遮布上。

张继科一看,竟又是下午那只奶猫,手肘顶了顶一旁鼓着嘴嚼吧嚼吧的萌货,问他:
“那人什么来头?”

方博有点懵圈,顺着他视线扫视了一圈,含糊道:
“哪个啊?”

张继科下巴一抬:
“就那个穿皮衣的,看上去不简单。”

方博恍然大悟:
“哦,那个啊!”

张继科有些意外:
“你认识?”

方博从桌下拎过一瓶啤酒起开,嘴凑到瓶口接住不断冒出来的白泡泡:
“不就是最近重点铲除对象的头头嘛。”

废话。说了当没说。

萌货说罢给张继科倒上一杯:
“科队,喝啊。”

又将手里的杯子碰上去,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张继科侧过身,隔着透明的遮布看集结在街对面的一伙人。他的目光始终落在穿黑色皮衣的男人身上。路灯下那人一如他下午所见,傲得不可一世,浑身散发着清冷的气质,和身边那群不三不四的喽啰格格不入。那人曲了手肘倚靠在身后的机车上,一腿伸直做了支点,另一腿只稍稍点地,将一双高帮的马丁靴踩在一滩空明的雨水上。

他在一圈昏暗的灯光里点燃一支烟,半眯着眼皱着眉吞云吐雾,张继科目不转睛看着,竟觉得他宛如一朵被烟雾缭绕着的高岭之花。除了那一头浓密的黑发、光亮的黑色瞳仁,若是再剥开那件黑皮衣和那双黑马丁靴,浑身上下无论哪里都理应是纯洁无暇的白。

那个被一群喽啰围着讨好的男人,一点也不像大哥,张继科想着,反倒更像是被大哥圈养起来的奶猫,或是被土豪包养了的小白脸儿——皮肤该是白的,声音该是细的,腰肢大概也软得不像话。

张警官发散思维一路联想,竟有些刹不住脚,心思有些变了味道。他听到胸腔里的节奏越来越快,感觉道自己脸越来越红,却没察觉到在那团缭绕的烟雾背后,那双黑得发亮的瞳仁也早早饶有兴趣地朝他打望过来了。

当张继科注意到这一点时,马路对面那男人邪邪一笑,招手叫来个个头高高的马仔,在他耳边窃窃指示了什么,就见那小子直冲冲朝着这边来了。马仔拨开门帘钻进来,吊儿郎当走过来推了把张继科的后背:

“警官,还看啊,眼珠子都掉出来了。”

张继科被人推了一把,又调笑了一番,终从想象里抽身,他回头看那马仔,只见那小子个头高,气势也还行,就是一双下垂眼略带着杀气,看着有些瘆人。张继科想,当马仔也算是委屈了。

下垂眼大拇指朝街对面一指,耀武扬威道:

“我们大哥有请!”

那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天王老子有请。

一旁的方博突然‘嘿’的一声站起来,一边撸袖子,一边发现自己并没有袖子,尴尬往桌上一拍,震倒了一杯刚掺好的啤酒:

“你谁啊?从哪儿冒出来的?敢这么和我们科队说话?”

许昕上下扫了一眼方博,发出声不屑的笑来,并不回应,反而接着对张继科说:
“走吧,科队?”

张继科心还沉浸在刚才不太健康的联想里通通跳着,使了力将方博按回椅子上,不顾队员在后面担忧唤他名字,就掀开帘子大步朝那天王老子去了。

那下垂眼马仔见张继科走得比自己跑得还快,呼哧呼哧跟上去,跑过街叉了腰站在皮衣男人身边,这时张继科已经站在奶猫大佬面前了。马仔神气地拍了拍男人的胸脯,朝张继科趾高气昂喊话:

“瞧见没,这就是我们龙哥!”

紧接着摇头晃脑喊起来:

“风流倜傥我龙哥,枪准人狠话不多!”

张继科一笑,敢情这年头黑社会老大也有应援口号了。

只见那被人称作龙哥的男人抿了抿唇,将指间夹着的烟头碾灭,侧过头朝下垂眼说:

“行了昕子,别吓着人警官。”

又朝着张继科看过来:

“警官,你别害怕,我们只玩车,不玩枪。”

马龙见张警官一脸皮笑肉不笑,一副‘我欣赏你们的表演’的神情,只得正色,开门见山问他:
“观察你好半天了,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张继科整个人抖了三抖,故作镇定道:
“没有啊。”

马龙笑起来:
“那你刚刚一直看我?”

张继科无语:
“是你在看我吧?”

马龙一点不害羞:
“是啊,我是在看你,可你也看我了。”

张继科心想,这人看着挺正常,原来是个傻子。
“我没有。”

马龙笑得更厉害,肩膀都抖起来,对身边的小弟说:
“哈哈,他不好意思承认了。”

又继续死打烂缠地盘问张继科:
“那下午你总看我了吧?”

张继科本身长得黑,在夜色里竟也看不出脸红。他不想再就这个问题和那人纠缠下去,一副败给他的模样:
“你别误会,我没其他意思的。”

马龙趁机话赶着话接上去:
“是是,没其他意思,只是对我有意思呗!”

真是无赖。张继科愤愤想。

马龙见警官的脸白了又青,青了又红,觉得好玩极了,他从机车上跳下来,张继科这才发现他比自己矮上小截。

“警官,你也别不好意思承认,你是体制内嘛,我知道,是不是组织上不允许你们自由恋爱了?”

不顾张继科黑脸,马龙噼里啪啦说个不停:
“还是你不喜欢我?不喜欢我没关系啊,我喜欢你就行了。再说感情可以培养的嘛,我可以追求你啊,你喜欢什么样的?热情一点的?——兄弟们,叫嫂子!”

围观的马仔们对张警官肃然起敬,连忙整齐划一叫道:
“嫂子好!”

张继科仅存的一点遐想终于在这声“嫂子好”里彻底幻灭了。去他妈的嫂子,去他妈的奶猫。这人完完全全就是个无赖,自大又自恋。张继科这么想着,就转身往回走,面无表情。

他听到马龙在身后有些慌了神,问一旁的小弟:
“???……昕子,他怎么就走了?”

许昕看穿了一切:
“大哥,你太主动,人家警官害羞了。”

“???……不是你叫我主动些的吗?”

许昕有些无语,心想你这也太狂野了,居然嫂子都叫上了。嘴上还是安慰道:
“那人家是还不习惯嘛......习惯就好了......”

得,还要他慢慢习惯。听这意思,他这国家公务员还得接着忍,可不知哪天才是个头了......

—TBC—

送给@请叫我学艺术的珺玘 的生贺,从阳历生日拖到阴历生日,终于憋出来……了一个上篇……结果不知道写了个啥出来……对不起m(._.)m

p.s.
如果你们问,
这个节骨眼还发文?
对啊🙂🙂🙂
他们和你们都那么好,到底为什么要向一群zzzq妥协啊

希望大家都能坚持你们心中所爱

最后,用我媳妇一句话:
“顺着网线来打我啊,你们这群辣鸡。”

评论(1)
热度(815)

© 橘猫精安娜要考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