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与鱼【蓝家十一年老粉,心平气和】

【獒龙】初雪【禁止转载】

我先转一下,如果不行我再删。

贺文其实不急的,阿烟你要好好休息啊!谢谢你赶贺文给我,把我的小心心都给你!♡

小恶魔级阿烟号轻巡洋舰:

@请叫我学艺术的珺玘 迟到的生贺。这两天确实忙,忙完了提案才来写生贺。


*关于继科回国之后的一点流水账。不过时间对不上。圈地自萌无关真人禁止转载。


*半决赛除了龙队都太累人了。


——


【獒龙】初雪


 


北京今年的第一场雪冷得透骨了。


张继科大病初愈,依旧病怏怏的,瘫在床上动都不想动,睁眼就偏头看看窗外飘着的雪,窗沿似乎也冻上了,或许打都打不开。他觉得有点儿闷,马龙不在边上,他张了张嘴,也没叫出个人名来,嗓子疼得很。


好像很孤单,但是看看双人床的另一边放着的枕头,又觉得并不孤独。


“醒了怎么不叫我?”


马龙端着热气腾腾的粥进来,把粥放在床头,扶着张继科坐起来把漱口水和杯子递给他。张继科哑着嗓子问他去哪儿了,他说煮粥,不太会煮,只好照着队医的嘱咐小火慢熬一个小时,等得他都快睡着了。张继科喝了一口,被烫了舌头,稍微皱了皱眉。马龙以为难吃,想把碗拿回来重新煮,张继科抱着碗不放,伸伸舌头说被烫了,要喝冷水。


“我给你倒杯温水,你不能喝凉的。”


“哎呀没事儿……”


马龙站起来绷着脸看他一眼,张继科就默不作声地低头喝粥,嘴里有点发苦,吃什么都没味儿,哪里吃得出来好吃不好吃。


再说马龙做的他才不会觉得不好吃。


马龙把温水拿过来,张继科小口小口地喝,吃完粥又吃过药,再躺回床上瘫着。马龙在边上坐了一会儿,又出去打扫房间,把衣服扔进洗衣机里,忙里忙外的,总想在屋里制造点动静出来。


房门没关,张继科转头看着马龙时不时从卧室门口过,就穿了件睡衣,还是错穿了张继科的,挂在身上松松垮垮,袖子遮住大半只手。


“龙,龙,你过来一下。”


“咋了?”


“腿疼,帮我一下呗。”


马龙小跑进屋,问张继科到底哪儿不舒服,紧张兮兮的,捏捏他的小腿又问要不要给队医打电话,张继科笑了,坐起来握住马龙的手:“骗你的,不疼,你陪我待会儿,别跑来跑去的,眼晕。”


其实他没什么力气,但马龙由着他拽,就坐到床上去,让张继科靠在他怀里,又揉揉他一脑袋硬得扎手的头发。


“你就忽悠我吧,”马龙低头蹭蹭他的脸,“天天被你这么吓唬,你小时候没听过狼来了的故事啊,再这样我不管你了。”


“你舍得?”


“我为啥不舍得?”


“冷暴力也是家暴,你这违法啊。”


“你哪儿来那么多歪理。”


“理不怕歪,好使就行。”


马龙被气笑了,抬手掐张继科的脸,张继科哼哼两声,翻过身来抱他,在被子里滚了一圈。马龙扒开被子露出俩人的脑袋,忍不住拍他:“病还没好利索瞎折腾什么。”


“知道我生病还跟我睡一张床,不怕我传染?”


“不然你半夜不舒服,叫我听不见怎么办。”


“心疼我呗?”


“你自己作的,不心疼。”


“……我们龙真是世界第一凶,吓死我了,快来给抱抱安慰一下。”


说着就抱住马龙的腰在他胸前乱蹭,马龙想打他还下不去手,只好由着他。偏头看见窗外越下越大的雪和冻住的窗沿,总觉得连下雪的声音都听得见,黏得人耳朵发痒。


**


张继科平日里身体素质不错,越是这样的人,一旦生病就越容易拖得久。


所以每次张继科生病马龙都特别紧张,一会儿看不见都心神不宁的,除非能给自己找点什么事做来转移注意力。有比赛就专注对手,有训练就好好训练,在家在宿舍就收拾东西或者上网,有时候实在找不出什么东西能收拾了就把柜子里的手办挨个拿出来擦两下再放回去,消磨消磨时间。


现在张继科精神了,能跟他闹腾了,他也没心思再管别的事。


当然本来也没什么事,洗衣机里一共两件T恤,他和张继科的队服,除了背后的名字都一模一样,现在大概甩干都完成了。他想放着就放着吧,又不急着穿。


两个人都坐起来,脑袋挨着脑袋看雪。屋里挺暖的,但是因为生病张继科还是觉得冷,马龙身上又热,他就不愿意撒手,八爪鱼似的往上缠。


“这要不是还没好透,就跟你出去堆雪人了。你上回发微博的那个雪人真难看……竟然还有人说长得像你,什么眼光。”


“不是像我,丁宁说是他们把我以前开会在本上瞎划拉画小人的照片挖出来了,说长得像那个。”


“灵魂画手captain龙。”


“你又没比我强,你画的玫瑰花粉丝说跟食人花似的。”


“那肯定是黑粉。真的粉丝肯定都会闭眼瞎吹。”


“比如你吹我唱歌好听?”


“那不是吹,那是陈述事实,两码事儿啊。”


“你是让周雨的童话荼毒多了……”


“别,现在小胖正拿那个童话当闹铃呢,现在听说起床比谁都快,咱俩也试试?”


“得了吧,我怕你摔手机。你中午想吃啥?”


张继科大惊失色:“你要做给我吃?”


“……我去买。”


“那还好。”


“你就那么嫌弃我做饭啊?”


“不是,我刚看了下黄历,今日不宜下厨。”


马龙已经不想理他了,你连日历都不看你还看黄历呢,说出去鬼都不信。


**


十一点马龙要订外卖,电话来了张继科不情不愿地放开手,马龙下个楼的功夫肩膀上都飘上点雪,站在门口拍了拍才进去。张继科早坐在餐桌边等,马龙觉得汤有点凉,热了热才端上来。


“明天归队,”马龙低头夹菜,“你要是还不舒服,就请个假。”


“没事,今晚再睡一觉就好了。”


“确定?”


张继科咳了一声:“一共三天假期,本来应该陪你出去逛逛,结果全让我给毁了,你还让我请假。”


“……我本来也没想出去,大冷天的出去干啥,下雪路上还滑。”


确实不想出去,就算出去也不知道去哪儿。知名度越来越高未必是什么好事,不管去什么地方都被围观,不自在,再加上总有人对他们的事添油加醋,例如张继科的绯闻女友之类的,天晓得他都没和人家姑娘说过几句话。那样的话不如就在家里待着,狗仔总不至于在他们对面楼放个望远镜,变态也还有个限度。


马龙觉得这样很好,虽然照顾生病的张继科不是什么轻松活儿。张继科烧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死拽着他不松手,以至于他一晚上都保持着一个扭曲的姿势睡觉,第二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找了块膏药往脖子上贴,张继科居然还敢嫌弃他身上的味儿,他气得差点没一巴掌糊他脸上。


张继科喝掉汤碗里最后一口汤:“下午出去吧,闷得慌。”


“你不能着凉。”


“就楼下院子转转?”


“……不准出小区。”


于是张继科被马龙拿羽绒服和长围巾裹得严严实实,还想戴个口罩,趁着马龙没找到口罩在哪儿,张继科先换鞋下了楼,等马龙追上去他都出了单元门,跟小孩儿似的低头踢院子里的雪,被气急败坏的马龙捧着脸一通乱揉。


张继科哼哼唧唧地装委屈,等马龙把手放下,就把马龙一只手塞进自己的衣兜里。


“你又不戴手套。”


“忙着出来找你。”


“我又不会丢……”


“你不知道我路痴啊,你不丢我还会丢呢。”


忍不住捏捏他的手指,马龙回捏,俩人跟倒退了十几年似的幼稚地闹腾,一边闹一边踩着雪溜达,咯吱咯吱的。张继科侧头看见马龙冻得通红的鼻尖,忽然很想吻他。


但是不行,感冒还没完全好,这样不行。


马龙察觉到他的视线,转头也看他:“你老看我干什么啊?”


“我的人长得好看,还不许我看了?”


“你不说自己才是保三争二吗。”


“另一个能争二的是我们队长。”


马龙快步往前走,才想起来自己的手还在张继科兜里,走不了两步就被拖回来。张继科得意似的朝他笑,他气不过,就挠他手心,张继科又怕痒,攥住他的手指不松开。马龙回头的刹那他终于忍不住亲了一口——在他鼻尖上,很轻的。


“在外面你还闹,”马龙脸上发热,“透气够了吧,回家。”


“别动啊,你睫毛上有雪花。”


马龙眨眨眼睛,真就站在那儿闭上眼睛不动了,张继科趁机又偷亲一口。


这次他被马龙掐了鼻子。


“狼来了的故事我看你真没听过。”


“那你也会上当,只要是我说的你肯定上当。”


“我咋那么傻呢?”


“不傻我也骗不到手啊。”


“那回去吧,俩傻子别在外头丢人现眼了。”


张继科听话地“哎”了一声,马龙想笑,憋了半天没憋住。


不是俩傻子是什么,真他妈都没救了。


所以只好凑到一起过呗,不能放出去祸害别人啊,没辙,真没辙,跟这北京城初春的雪似的,冷透进骨子里,耐不住洗净了空气,还是黏得人忍不住去碰。


 


——fin——

评论(1)
热度(949)

© 橘猫精安娜要考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