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与鱼【蓝家十一年老粉,心平气和】

獒龙·百岁无忧

怎么会嫌弃???这可是我闹来的生贺(〃∇〃)

谢谢你让我认识你,给你我的小心心♡

少年听鹿:

※獒龙only.
※与真实世界的他们无关。
※一发完结。

🈲禁止转载🈲

@请叫我学艺术的珺玘 珺玘生日快乐,最近状态不好,写得也不好,希望你别嫌弃……

梗来自@不二臣  被我毁了个彻底

————————————————————————————

水波荡漾,载着一轮浮沉月影。天地之间只余下这一面巨大的镜子。木桨击上一汪空明,于是点点星辰就碎在波纹中。

月是冷的,水也是。

张继科不像个渡客,倒像是主人。他懒懒倚上船舷,一双眼睛只把摆渡人盯着。

那摆渡人轻轻皱皱眉头,他便把目光错了开去。船里的人是素衣胜雪,船外的水是清可见底。

张继科能清晰地望见水底的砂砾,而砂砾和船之间好像隔着一方天宇。

「水真清。」他说着,五指微拢,作势要去碰。

摆渡人回首淡淡望他一眼,也不阻止。张继科的指尖碰上水之前,玄色广袖的一角先沾将上去。待他拉了那一角布料起来,却发现它湿得沉甸甸的。指尖一触,染上一片艳红。

张继科心下一惊。摆渡人又瞥他,他连忙故作镇定道:「水凉。」

摆渡人不语,兀自停下手中的桨。只见得他挥一挥衣袂,如雪落云涌,天地间却是骤然大变。

天幕即刻染作昏黄,边境同河水一道融成说不出名字的污浊。河水血红,木桨时不时碰到油黄的残肢和白骨。阵阵腥风扑面而来,桀桀怪笑混杂其中。张继科只望了一眼便觉恶心,他天生好洁。

摆渡人衣袂一动,四下又变回一片光风霁月。他道:「这是忘川。不过怕你畏惧,才遮了你的眼。」

张继科第一次来这忘川,见到的是夹岸桃花,烂漫不绝。第二次是垂杨蘸绿,灵风梦雨。第三次是枫叶如火,爝焰两开。第四次是山河裹素,水天一白。再往后就连摆渡人,也记不得。

张继科问:「我要去那黄泉地府么?」

摆渡人不语,定定望着前边。过了半晌他才说:「不,只是借道。渡客和亡灵都走这条路,无非我是渡你过命中之劫,安享百岁之乐的。」

传闻这人世间有天煞孤星降世,因数万劫历经苦难,此生专程报复,压制人间气数,人人不得活百岁。又说天上神明望见四处皆是杀伐征掠,尔虞我诈,朝无圣人,涂有饿殍,便连护佑都不愿。

而这摆渡人有千万年修为,一百年可渡一人,佑他下世平安无忧。只是这一渡修为便减一分,待到渡完最后一人,便要变回肉体凡身。

张继科问:「你为何要渡我?」

摆渡人道:「不为何。见你有难,特来相救。」

张继科笑:「想不出,原来你这般不食人间烟火,也是会说谎的。」

摆渡人眼睑微动,回头睨他,竟是有些微恼神色。张继科也不怕他,道:「你渡我,我无以为报。不如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一来路途漫长好解乏,二来待我去了那边,便再也记不得什么,这段就暂存在你这,那日再见,我再来取。」

摆渡人想着张继科第一次便是这么说的。他说起话来一双桃花眼便懒懒耷拉着,自有一些意味。摆渡人有一把扇子,蝇头小楷记的全是寄存的往生。如今已经有九十九世的张继科存活于此,而只差一指来宽,就再无落笔处。

无人知晓摆渡人来往人间与地府,数千万年来来,渡的只一人。

他曾是一国之君,却没守住山河,京城沦陷之时亲率精兵杀敌城中,鏖战之后不堪死于夷人马下,自刎而终。也曾是诗人,却受宵小迫害,卧病天涯海角。又曾是流浪刀客,背一把刀和沉郁的歌,踏茅草与雪,伴山林与月。

摆渡人每回都问他,你下辈子想做什么。问话时眼底无喜无惧,掌心却是汗涔涔一片。

张继科便望着湍流告诉他,下世是要戎马一生,抑或诗酒为伴。摆渡人听着,便默默记下。待百年之后,再去寻他踪迹。

时过境迁,人间白云苍狗,摆渡人却总能找出张继科。

但此次是摆渡人的最后一次。待张继科到岸,他便耗尽最后一分修为,从此没入无数凡人中,再无特别处。

张继科看他不答,便笑:「果然不愿听我。」

摆渡人不答,却问他:「你下辈子想做什么?」

张继科道:「累了,下辈子便做凡人。做那寻常巷陌里最普通的一个。」

小船转一个弯,前方的河道陡然变窄。岸边树影婆娑,树下几级石阶,在月下蒙着一层浅浅银辉。

摆渡人道:「你从这上去。」

张继科立起,却只是望着摆渡人不语,也不动作。摆渡人搁了桨。

「来世我便不同你走这一遭。如你愿意,我在世间最普通的巷子里候你。」

第一场春雨里,桐花伴着燕子飞。墙角有新花破土,黄泥墙里,众人欢声笑语,纷纷道喜。

「你在我这存了九十九世。剩下的一世,留去凡间听。」

张继科拍拍衣摆,转身踏上石级。他再回首,身后一袭白衣融进月色里。

于是他道:「好,那便要和你过许多百年去。」

河水银波潋滟,小船渐渐消弭。

他道:「到时见了你,该如何叫你?」

摆渡人道:「马龙。」


End.

评论
热度(287)

© 橘猫精安娜要考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