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与鱼【蓝家十一年老粉,心平气和】

【胖雨】东哥的一千零一种套路【中下】

偷摸的抱走生贺

先揉搓一把,你赶上了哈哈哈哈哈,爱你爱你♡(〃∇〃)

Phoenix:

*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没了,我怕我一张嘴又是一个flag。”

*上次是谁说想看恺彦的来着?

*想作为生贺送给珺玘【APP好像没办法艾特】,祝生日快乐❤️





——————— 分割线——————



【胖雨】东哥的一千零一种套路【下】

35、

“这次皓哥可是动真格的了,给咱配的玩意儿都特 别 高级,你自己看看,”张继科从车座下方拖出两个铝箱,甩给周雨一个:“喏,知道你喜欢冷兵器,皓哥专门找人给你打造的匕首。”

周雨手按在密码盘上迟迟没有打开:“你箱子里是什么?”

“枪啊,”张继科拿出一把小巧的手枪,用绒布擦拭着枪管:“就是不知道我这双手填惯了快递单,还能不能利索的使枪了。”

“科哥…那樊少爷年纪不大,要做的这么绝吗?”

“放心,你科哥有分寸,要他的命对咱们也没好处。最多打伤他肩胛腿脚,让他收收野心,这辈子别插手道上的事了,好好当个普通人就好。”

“不是……我觉得吧,听说那个孩子长得…长得挺可爱的,我觉得有些事情用说教就好就别用这些刀枪棍棒的了……”

“小雨,这可不像是你,”张继科撇撇嘴:“长得可爱能怎么样,你还想抢回来当压寨夫人啊?”

他心里偷偷反驳:不是想抢回来当压寨夫人,而是一看他吃嘛嘛香的样子就想亲自下厨房,素手调羹汤,把山南海北的珍馐百味都做给他尝尝。

这话要是说出来,估计科哥那双睡不醒的眼睛都得吓得睁大数倍了吧。




36、

眼见着车开出市区,越来越是人烟稀少。

周雨托着腮看向窗外,许久无言突然开口:“科哥你带帽子了吗?”

“昂,新帽子,特 别susi。”

“一会儿借我用用吧。”




37、

同那日大排档的场景无异,空旷的废弃厂房内独有一张茶桌,樊振东单手把玩着茶碗,身后是个古色古香的红木屏风。屏风后坐了黑压压的一群人,铁器银枪在暗处隐隐散发着可怖的光。

厂房外停了两辆漆黑的商务车,周恺带了几个后辈坐在里面忙碌的工作,眸子倒映着屏幕上错综复杂的编程和字母,用几部笔记本就布控了所有出入口的监控系统,甚至是连附近两个街口的情况也掌握的一清二楚。

“恺哥,'眼'都布好了,接下来做什么?”

周恺开了罐速溶咖啡边喝边吩咐:“不用了。你们守在这里别让闲杂人进来,我下去休息一会。”

“是。”







38、

说是休息,可也着实不能放松下来。

他从角落里拖出一把落了灰的沙滩椅坐下,单手敲着键盘切换各个监控器的情况,另一只手按着蓝牙耳麦下达命令:“你们去看看A5区那两个纸箱子里有什么。烟雾弹?谁拿来的这东西……算了,送到大番那里,一会有可能会用到。”

“把我早上给你那个U盘交给东哥那边的人收好了,里边的东西需要东哥亲自确认。”

“然后……”

“叔叔你在干什么啊?”

周恺最恨别人打断自己的话,一低头就瞧见着个锅盖头,扎着红领巾的小学生揪着自己的衣服抬头,背着铠甲勇士的书包,眨巴着眼睛,倒是挺可爱。

管他可不可爱,打断自己说话就是不行。周恺冷着一张脸推开他:“去去,你哪来的,哥哥这儿忙着呢没空陪你玩。”

小家伙捏着拳头兴冲冲的回答:“听说这里有黑社会打架,我就过来了!”

“什么黑社会打架,你当这是动物园看猴儿啊?周恺弯下身子挑起他的学生胸牌扫了一眼:“……赵钊彦快走,你一小孩在这只会添乱,再闹我告诉你老师了啊。”

“可是……可是……”

耳麦里传来两个回音:“恺哥,一八的车队开进咱视野范围了。”

“恺哥,刚刚监控A3区出现了一个小孩子,可能是附近小学生放学了。我们刚刚去看了,没有发现那小孩,是不是要报告给东哥推迟活动?”

周恺“啧”了一声把小学生圈在自己身边,打开耳麦吩咐:“小孩在我这儿,让闫安滚过来看孩子。”


“恺哥,安哥刚才送下东哥就回去老爷那里汇报了,还没回来呢。”

“……草。”周恺扶着额头思索片刻:“这孩子放在我们组,你们按原计划行动,别拿这种苍蝇小事去烦东哥。”

“好的恺哥。”





39、

“听好了小孩……”

“我叫赵钊彦。叔叔你叫什么?”

“行吧赵钊彦,我是哥哥不是叔叔。”

“那哥哥你叫什么?”

“闭嘴,听我说,你…”

“哥哥你对祖国的花朵这么冷漠,一看就是单身狗。”

会内有明确规定,欺负老弱病残孕包括小学生是最为不齿的事情,会被上上下下所有人鄙视,周恺此刻只想揪着自己的头发撞在柱子上一了百了。

“恺哥,一八的人已经进去了,您赶紧回来盯着吧。”

“好。”

“听着赵钊彦,过会就呆在我身边儿不许离开一步,什么东西都不许碰,结束了我把你送回学校门口。”

“好嘞哥。”






40、

张继科迈着大步走进来,眼波在屏风后的黑影上流连片刻,别有深意的笑着伸出手:“樊少爷,初次见面……这还真是准备充分啊。”

樊振东扫了眼他手里的铝箱,哼了一声并未与他握手:“您哪位?”

明知故问,道上混的谁不知道一八这两员大将?

这下马威来的快,就跟甩手给张继科脸上来了一耳光似的,说什么都不能轻易作罢。

眼见着气氛剑拔驽张,只差张继科一个眼神就能引发一场械斗。但他不愧是在道上摸爬滚打混了十几载的老人,只微笑着缩回手:“真巧,我有洁癖,碰不得什么陌生之物。鄙人姓张,承蒙道上抬举唤一声儿'绝凶虎',惭愧惭愧。”

大番在屏风后轻轻咳嗽一声,嘀咕着:“逞口舌之快算什么本事。”



41、

“是我眼拙,”樊振东微微一偏头示意身边的人上前看茶:“怎只见您大驾,没瞧着雷哥呢?”

张继科抿了抿茶没吱声,倒是门口又闪进一人来,提着一模一样的铝箱,头顶着鸭舌帽,脸上架着墨镜还带着口罩,全副武装恨不得连一丝皮肤都没暴露出来。

那人自顾自坐下,一拱手,声音瓮声瓮气的:“樊家少当家,久仰了。”

樊振东斜着眼瞧他,冷不丁推了茶碗从光滑的桌面上滑过去:“这位就是雷哥了?真人不露相啊。”

那人稳稳接住,茶水在碗里荡漾几番竟丝毫没有洒出来:“对不住,今儿春寒料峭有些伤风,怕再传给别人,不得已就这行头来了。”

“既然来都来了……”樊振东“啪”的一下从桌子下面摸了把枪放在桌面上:“我也不跟二位拐弯抹角,就坦诚些漏个底,省得谁的人擦了枪走了火不好分辨。”

张继科周雨二人对视一番,各自也把手里的玩意儿亮在桌上,却也是触手可及的位置。

周雨托着茶碗吹了叶浅浅抿了一口,继续闷着声音瓮声瓮气:“咱今儿个以和为贵,就心平气和的与您说说东城街区这块地儿该是谁嘴里的肉。”





42、

“这儿东西多,你小心点别碰了摔了。”

车上空间狭窄满满当当放着各种电脑和数据线,一个不小心就容易踩着。周恺叮嘱过后仍不放心,索性把小孩圈在怀里就地坐下,另一只手操纵着鼠标。

赵钊彦一抬头正好蹭着周恺的下巴:“哥哥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

他眼睛没有离开屏幕:“周恺。”

“哎,这是继科叔叔!他们要开始打了吗?一八加油!一八必胜!”

“嘘,你小点声儿我听不清了……等会,”周恺伸手包住他胡乱挥动的小拳头:“你说什么?一八?”

“嗯,这是继科叔叔,他带我去吃过大排档的拍黄瓜。周雷哥哥没来…周雷哥哥脾气特别好,周末都陪我玩帮我写作业,还有……”

“等等,你是,你是一八的小孩儿?”

“嗯!”赵钊彦自豪的拍着小胸脯:“我小叔叔林艾瑞克可是一八里的重要角色!”

“林艾瑞克?”

“中文名字叫林高远啦。”

周恺:那啥,东哥,我好像捉到一只一八的小间谍。



43、

“既然这样,我们会也不是什么不讲情理的流氓团伙。”樊振东单手撑着下巴,用马克笔在地图上画了条线:“以此为界,向东是我们的活动范围,商户的租子抽成也是交给我们的人,向西是你们的地儿,咱井水不犯河水。”

“少当家有些强人所难了,”张继科苦笑一声:“东边地广人稀便于出城,做事儿的时候不容易被条子发现,可是块宝地,是肥肉。我们要是松了口,估计皓哥也不答应。”

“以后说话别用'肥肉'这词,我听着糟心……好,既然这样我们的地再割二分之一给一八,如何?”

“不愧是爽快人。”

“但我有个条件,”樊振东手一指一直不怎么言语的周雨:“我们都这么让步了,雷哥不如摘下脸上这些让我瞧瞧真容怎么样?以后若是有接触,也方便我这眼拙的认清了人。见一面换一块宝地,相当划算的交易。”

张继科露出欣然的笑容,偏头征求当事人的意见:“周雷?”

“不好意思,我不答应,”周雨向上扯了扯口罩:“所谓颜值越高,责任越大。我们这儿门面担当是科哥,我不过是个小人物罢了。”

樊振东冷笑一声:“小人物可从不敢跟我这么说话。”

“那我换个说法怎么样,”周雨站起身打算告辞:“我就不摘,你能把我怎么样?”

“周围都是我的人,你觉得我能把你怎么样?”

周雨发出不屑的笑声:“小孩子才以多欺少靠数量取胜,你说是不是?小 少 爷。”

这一句话似乎激怒了一直按兵不动的樊振东。他一下起身,黑洞洞的枪口直指着他的眉心:“你倒是说清楚,年纪小又怎么样?”

胖达会上下都知道,少当家樊振东最忌讳别人蔑视的说自己年纪小,这下算是踩在尾巴上了。





44、

“周雷,”张继科看着眼前波澜不惊的茶水开了口:“何必把事情闹得这么僵。”

“如果我的原则可以随意变更,那我岂不是毫无威信可言?”

周雨发出冷冷的笑声:“就是你父亲上次见了我也得饶三分面子,你还差得远。以后少面部发力,一看就不像是个合格的接班人。”

樊振东像是被激怒的野兽一般,抬手摸起枪直指对方眉心,被屏风后冲出的大番使劲按住:“东哥,使不得使不得……”

张继科打眼瞧着这气氛剑拔弩张一触即发,连忙当个和事佬,扯起周雨袖子直接拉走:“那么樊少爷,告辞。改日我们再携厚礼拜访。”






45、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原则问题,不想摘口罩就是不想摘。”

“算啦,”张继科把箱子踢到座位下面:“反正皓哥疼你,也不差这么一点地,估计就由着你去了。咱这次带的人少,真干起架来指不定损失什么呢,幸好跑得快……”

周雨摸出手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嘘。”

“小胖,怎么啦?”

樊振东手里捏着茶碗,骨节有些发白:“雨哥,是我。我这边事情办完了,还来得及一起去看房子吗?”

周雨捂住嘴浑身颤抖,险些憋不住笑意:“好呀,正巧我这边也差不多了……不过你怎么听起来很生气的样子?”

“没什么,不过是遇上了个讨厌的人。那一会我们体育馆见。”

“我要先洗个澡,晚一点可以吗。”

“那么三个小时以后见。”


张继科抱着胳膊理直气壮的偷听:“你跟谁打电话啊?”

“没什么,在逗一个小孩子,而已,”周雨心情大好,扯下帽子口罩墨镜露出一张俊秀的脸:“司机,过会停在宿舍门口,我要上去换身衣服。”






46、

小学校门口。

一辆黑色商务车缓缓停下,下来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听着赵钊彦,不能把你见过我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包括你那个什么林高远小叔叔。”

“为什么啊?”

“呃……”周恺皱着眉头纠结了一下想出一套给小学生解释的说辞:“我们是来自外太空的一个神秘组织,工作是暗中保护地球安全,所以你遇见我这事儿谁都不能说,懂不懂?”

小孩子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哥哥你好幼稚啊,还神秘组织,你怎么不说你是奥特曼呢。”

我好想打他,管他是不是未成年的小孩,周恺这样想着。

“我知道,不说不说啦。那哥哥你以后能经常来找我玩吗?”

“我很忙。”

“那我就告诉继科叔叔告诉周雷哥哥,告诉他胖达会有个叫周恺的哥哥对我不怀好意的诱拐我……”

“小子你不要以为你造谣我不敢打你。”

“……而且他还要打我。”

周恺按住自己额头,感觉青筋在跳动:“操。”

罢了罢了,他想着,说不定能从这小孩身上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呢。

他刷刷写下一行数字塞到赵钊彦手里:“那好,我的电话给你,出来玩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接你。”

“周恺哥哥。”

他都半个身子钻进车里了,就听见那个软软糯糯的声音唤他。

“什么事?”

“一定要接我电话,一言为定呀。”

一直冷着脸的他忍不住扑哧一笑,司机都打了个寒战。

“嗯,一言为定。”





47、

樊振东坐在车后座随手拨出去一个号码:“是我。”

“少爷您请稍等,我这就把电话给老大。”

背景音里隐约听见自家老爹数落着刚入会的新人:“啊,你们这样算什么?我们好歹也是这个道上的上流,是哇?”

“可是老大,我们这么做也不下流啊……”

“老大您的电话。”



“喂,儿子。”

“爸,”樊振东不自觉地坐直身子:“您见过一八社的雷公豹对吧?他长什么样儿?”

“雷公什么?”

“雷公豹。”

“什么公豹?”

“雷公豹。”

“雷什么豹?”

樊振东闭上眼睛向后一躺:“……算了爹,我一会儿回家再跟您说这件事儿吧。”



闫安趁着等红绿灯的功夫八卦的扭过头来:“东哥,您不是在追那个……呃,那个纯纯的周雨学长吗?又对那个雷哥感兴趣了?”

“没有,我只是觉得那个不愿意让我看见脸的雷哥,无论刻意掩盖的说话方式还是不自觉流露的小动作,”他一睁眼,眼眸间一闪而过的凌厉:“都像极了一个人。”






评论(6)
热度(301)

© 橘猫精安娜要考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