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与鱼【蓝家十一年老粉,心平气和】

灵魂画师

滚来滚去,睡醒收贺文,吃吃吃(〃∇〃)

给你我的小心心♡♡♡

学业加油呀!!!

海鲜骑士阿生:


*感谢珺玘姐姐 @请叫我学艺术的珺玘 给了我一个上学码字的机会。生日快乐。
*我好好学习就是个巨大的bug。
*以及这个故事和脑洞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师兄啊,上次你的新画我交给秦老师看了。”许昕歪着头夹着电话,手里搓着麻将牌,暗自骂了一声,“我擦这烂牌!”
马龙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昕子你先别玩了!秦老师他怎么说的?”
“你说小王子那张?”许昕叼了根烟,“就那样吧,是个不错的抽象派。”
“卧槽姓许的你又玩我?!”马龙咬牙切齿地骂他,“我才不信呢!滚蛋吧你!”还没等许昕辩解他就摔了电话。
扔下电话马龙一下子瘫了,倒在床上不愿意起来。
“……下个月的房租又该交了,水电费还没着落呢……”他干脆把头埋进枕头里。
妈的当初干什么不好,非得走画画这条路,画画根本不像他一开始想得那么美好。
马龙叹了口气,还是认命般地从床上爬起来,踢踏着拖鞋走到画室,把地板上将干未干的油画颜料清理掉,画布又换上了新的,白喇喇的在昏暗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扎眼。

张继科面堆着微笑从办公室退出来,还没走到大厅就换上一副厌恶的表情。
“妈的,还嫌老子画的不好,这玫瑰花我敢打赌整个中国找不到第二个这么画的了!这是艺术!”
张继科点了根烟,又把手里揉皱的那幅玫瑰花仔细铺平展开。
“这花瓣,这纹理,这配色,还有我的签名,简直堪称完美。”他气鼓鼓地念叨着。
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按下几个数字:“喂?”
“干嘛?”马龙一看来人姓名就没好气。
“我跟你说啊,我刚刚去给别人看了我新画,人家正打算买呢,还要跟我签合作合同。你不是前两天画了那个什么,小王子吗?”
不提小王子还好,一提马龙就想把电话给挂了。
“挺好的啊,我师弟上午刚给秦志戬老师看完,人家说不错。”样子还是要装一下的。
“哎呦秦志戬?马龙你可以啊。”张继科在那边愣了愣。
“也没怎么样。”马龙得意地回答,连笔刷刷在画布上的速度都快了几分。
张继科得瑟不成,也无心继续跟他磨叽,黑着一张本来就不白的脸切了通话。

马龙把房门关上,他才把房东好说歹说劝走,正要回餐厅吃面时门又响了。
他顶着一脸不耐烦打开门。
“卧槽怎么是你啊?”
“是我怎么的?”张继科无比自然地推开他进屋换鞋。“哎呦卤香牛肉的?还有吗给我煮一袋。”
马龙斜着眼睛看他,“你不是有人给你签约了吗?”
“对啊,”张继科撕开包装袋,“这不想看看你吗?体会一下落魄画家的生活。”
“张继科你滚蛋。”马龙抬起腿一脚踹在张继科的屁股上。
“哎,你把你那个小王子给我看看。”张继科揉了揉屁股,“没准画的好我给你推荐过去。”
“我还用你推荐?”马龙抱着胳膊。
“你到底要不要?”
“你当真?”
“你看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好歹也是一个学校一个专业毕业的。”
马龙回了房间,不一会儿小心翼翼捧着个画框出来。
“……你画的?”张继科放下煮面的筷子,接过来仔仔细细地翻来覆去看。
“废话,你什么时候见我找人代过笔?”马龙要把画拿回来,“不喜欢算了。”
“我说你这也太抽象了吧!”张继科忍着笑,拿起筷子继续煮面。
“抽象怎么了?我告诉你我们鼻祖还是毕加索呢!你看不起抽象派?”马龙冷哼一声把画抽回来。
“等哪天让你看看我的画。”张继科关了火,“你那面都凉了吧?”
“这碗才是我的,凉的你吃。”

马龙咬着被子捂着胃,胃疼又发作了,这次比以往任何时候来得都要猛,搞得跟女人的生理期似的。
他迷迷糊糊地,好像快要出现了幻觉。一通电话把他给叫醒了。
“喂?您好。”
“您好,请问是马龙先生吗?我们对您那幅小王子的画很感兴趣。您看您什么有时间我们当面谈一下?”
马龙立刻感觉不到疼了,应该说是喜悦胜过了疼痛。
“您说吧,我一天都有时间。”
“那就下午三点在市中心的星巴克了?您记得带上您的作品。”
“好好好。”
马龙放下电话,刚想给张继科拨过去叫他不用推荐了,想了想还是打消了念头。
他才不像张继科似的那么得瑟呢!
马龙拎着画站在星巴克门口,有个大眼睛的男人从对面过来朝他招招手。
“您就是马龙?我是方博,上午给您打电话的那位。”
方博和马龙一人点了杯拿铁,马龙紧张地把自己的画递给对方。
“马先生您画的很有感觉啊!”方博冲他点点头,“您不介意的话,五万我买了。”
“……五万?”马龙眨眨眼,说实话他自己都不觉得这画值这么多钱。
“哦你要是觉得不合适,八万也可以,再多就不行了。”
“没,那个,我觉得五万挺好的……”
“那就这么定了,对面有家建行,咱们过去我把钱打给你。”

“哥啊,”方博把那幅画丢在张继科桌子上,“真看不出来你觉得这画哪好了。”
“画是不咋地,但人可以就行啊。”张继科露出老农民一般的痴汉笑。
“……你自个儿慢慢欣赏去吧,我那边还有事先走了。”
张继科把画收起来,给马龙发短信。
“给你找到了一家感兴趣的。”
“不用了,”马龙的信息很快回过来,“我今天把画卖出去了。还有你那幅,我看有人挺感兴趣的。”
张继科没再回复了。
“晚上我请你吃饭吧。”马龙敲下几个按键,“铁板烧?”
“成交。”
马龙一边小口小口地吸溜着热柠檬水一边偷看张继科,后者正看着铁板上吱吱冒烟的生菜,不时拍个照。
“……”马龙张了张嘴,马上又闭上了。
“你想跟我说什么?”张继科不看他,低头往朋友圈传了个小视频。
“没啥。”马龙摇摇头。“吃啊,板筋和脆骨趁热吃好吃。”
“我不喜欢吃肉。”张继科抬起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等下我接个电话。”
他走到洗手间。
“喂?”
“是张继科先生吗?”
“我是。”
“您那幅玫瑰,我们觉得挺有新意的。您看您明天下午四点半……”
“我有时间。”张继科干脆地回答。
“那我们明天下午四点半在盛泰大楼三楼见?”
“行。”

张继科看着眼前的许昕,对方正抱着手机玩DOTA。
“许先生?”
“等我打完这一局。……好了。”许昕关掉手机。“我们对您的这幅玫瑰花很看好。很有新意啊,配色也都可以。您开个价吧。”
“我?我随意啊。”张继科手在桌下抹了一把裤子,天知道上次买马龙那幅画花了他打算交下个月房租的积蓄。
“五万,您看合适吗?”许昕伸开手指。
“……行。”
“师兄啊,”许昕抱着那幅画走出餐厅,“我给你买下来了。也不知道你觉得这画哪好了,估计连你那个都赶不上。”
“你管那么多干嘛。”马龙的声音听起来很愉悦,“我喜欢就行呗。”
“……我仿佛闻到了暗恋的酸臭味。”

张继科站在马龙家门外敲了敲门。
“来了。”马龙跨过地上的画小跑过去把门打开。“?你怎么来了?”
“我闲着没事啊。”张继科抓抓头发,“我听别人说你新买了幅画啊。”
“?!”马龙一惊,要是被张继科看见了还了得?正要阻拦他,张继科已经看见了地板上自己的那幅玫瑰花,红色的花瓣和绿色的花叶花萼夺目得很。
“……我……”马龙攥着衣角站在他身后。
“你买的画就是这幅?”张继科平静地转过头。
马龙艰难地点点头。
“……我觉得小王子拿玫瑰花泡脚也挺好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的小王子,我买的。”张继科走过去把马龙揽进怀里,“我喜欢你老久了。”
“……你咋不早说?”马龙把头埋进张继科的外套,“我也是。”
“我那幅画你多少钱买的?”
“五万。”
“……我也五万。人家要八万我没卖。”
“……都不值五万。没事,好在你比那画值钱,我还不算亏。”
“滚蛋吧你!”





(再次强行END)

评论
热度(51)
  1. 橘猫精安娜要考研洬生 转载了此文字
    滚来滚去,睡醒收贺文,吃吃吃(〃∇〃) 给你我的小心心♡♡♡ 学业加油呀!!!

© 橘猫精安娜要考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