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与鱼【蓝家十一年老粉,心平气和】

旗鼓相当

!!!收到了生贺好开心!!!

嚯嚯嚯,小马老师,你别生气,张大律师回家好好宽慰你(〃∇〃)

谢谢梨子呀呀呀!!!♡

一苇渡江:

 @请叫我学艺术的珺玘  生贺短打 还望笑纳


 


马老师站在讲桌前,满目苍凉,满心悲怆。


好好的阶梯教室上大课,提前半小时告知换到了靠近楼梯口的小教室,换教室也就罢了,上座率不到两成,让正值当打……哦不,当讲之年的马龙马老师有了过气讲师的错觉。


 


马龙,男,28岁,第一次觉得路痴挺好的。


 


“丁宁,身为班长,你不觉得有必要给我解释一下么?”马龙清清嗓子,决定找人抒发一下他无处安放的忧伤。丁宁起身朗声答道:“回马老师的话,今天小礼堂那边临时有事,说是有个律师过来做讲座,有人就先过去了……”然后看着马龙似笑非笑的脸,大声说:“秦主任说了!听讲座就算实践了!不算逃课,马老师不能算他们缺勤!”


“昂……”马龙撇撇嘴,掏出手机,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咔嚓了一张,“嗯,大家都入镜了,很好,这算点名了昂~ 本来这堂课是要做模拟法庭的,人那么少,干脆做随堂测试吧~ 对了丁宁,那个律师是谁昂?”


丁宁愤愤坐下,掏出手机按了几下,传给马龙一张照片。


黑框眼镜桃花眼,红色挑染刺猬头,不是张继科还能有谁?马龙愣了愣,开始在黑板上写题目:“题目我出在黑板上了,丁宁你照一下发到班级的微信群里,没到的就算今天作业,明天给我收本子,听见没?”


丁宁点点头,开始同情起见色忘义的女生们。


哦,还有小伙子们。


 


马龙认识张继科还是大一一起坐电梯,那时候开学不久,突如其来的降温让所有人都一脸懵逼,鞍山小马庆幸自己重感冒过来还没舍得脱羽绒服,去教学楼上电梯不知怎么人特别多,挤在一起像是冬至饺子,差点粘锅。


偏巧面前有个黑羽绒服,帽子倒是白白的毛儿,差不多高他一头,那个毛毛就在他鼻尖那儿蹭来蹭去,马龙一个控制不住就喷了人一肩膀,然后忙不迭的掏出纸巾边擦边道歉:“不好意思啊同学!真对不起!你看我真是……要不咱俩换!我给你洗了送过去好不好……”全然忽略了俩人身高差这一事实。


那人转过身看他一眼,紧了紧衣服摇摇脑袋,顺着人流往前走。马龙着急又被人流挤着出不去,还好到上课了,教授点名才发现俩人一个教室,还知道他叫张继科。


 


整个大学期间,马龙和张继科像是针尖麦芒,无论是活动还是研究方向,俩人风格迥异绝不撞车,张继科喜闹,球场上的王者,辩论赛的辩手;马龙喜静,图书馆的常客,对弈室内的打谱人;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他们俩都不像是一路人,可偏偏这俩成绩还好的不行,每每在学校成绩榜上包揽前二,系主任也是调侃他俩是“双子星”,欢喜的紧。


 


直到后来,鞍山小马选择硕博连读,留校任教;青岛老张选择毕业工作,单打独斗;这么一算,俩人已是五六年没见了。


 


离下课还有半小时,马老师挥挥手让散了,裹着橘子皮晃晃悠悠踱到阶梯教室,听着年轻有为的张律师侃侃而谈,一时竟恍惚的厉害。


 


正听着手机振动,拿出来是条短信:


——龙,不请我吃顿饭?


——滚蛋,占了我的课还没找你算账呢!


——晚上慢慢算?


——拉倒吧你!


 


马龙握着手机抿着嘴笑,全然不知张继科脸乐成核桃。


 


至于数日之后流传在校内BBS上的热度极高的帖子,也就跟他们无关了……


 


FIN


 



评论
热度(133)

© 橘猫精安娜要考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