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与鱼【蓝家十一年老粉,心平气和】

【震京衍生】你看到我了?【炼飞AU】

我是很少写贺文的啦,其实可以说是根本不写噜,因为我这个人没什么毅力恩,而且写东西一旦不能一次性写完,再写的话会觉得前后感觉不一样,嘛,难得刚刚熟起来就能碰到生日,送其他礼物肯定来不及了,谁让我才考完试。

嘿嘿嘿,我很久以前看的阿飞小天使了,所以感觉什么的,咳,原谅我ooc的地方吧,你也知道沈总旗是个从心的人233333,贺文我是不会虐的!你这个人以虐为乐,所以我是不会如你所愿的233333
小少爷,生日快乐!!!

以下,生日贺文,送给我亲爱的基友,震京衍生——沈炼X阿飞,AU,题目和正文没有关系系列,梗有借基友脑洞,如果和其他妹子撞梗,抱歉





“二哥,你信不信妖精啊?”

正在擦着绣春刀的沈炼抬起头看着一脸紧紧张张的靳一川有些不解,“一川,你什么时候信这些了?”

“不是啊,二哥,我看到了,妖精!”靳一川生怕沈炼不信,使劲点了点头,“是真的!我那天看到了!”

“看到了什么?”沈炼把绣春刀收起来,看着认真的三弟快要忍不住笑出声了,虽然他很少笑。

靳一川瞥了眼腰间的双燕,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我那天看到双燕里面钻出了一个小人,和我可像了,就是看着比我身体好,一晚上都蹦来蹦去的,活泼的很!”

听完了的沈炼点点头示意自己听到了,站起来拍了拍靳一川的肩膀,“以后晚上睡觉前不要在脑子里回忆说书先生说的那些神神怪怪的故事,这世界上哪儿有什么妖精,我们天天走夜路也没遇到过,这事儿别告诉大哥,免得大哥以后禁止你去听书。”

“知道了,二哥。”

靳一川浑身都透露出沮丧,沈炼摇了摇头,“今天早点睡,难得不用当差。”

“好的,二哥。”看着沈炼走向自己屋子,靳一川抬手挥了挥,“二哥,晚安。”

沈炼晃了晃手里的绣春刀当是回答了,进了屋子随手将刀放在了枕边便准备入睡了。

自从入了官门,难得晚上不用出门当差,可以好好地休息休息,官门一入深似海,不论醒着还是睡着,这脑子和身体都灵敏着,停不下来。

就在沈炼入睡之后,枕边的刀细微的动了一下。





“你醒了啊?”

沈炼本来是有些迷糊的,下意识的应了一声恩,之后猛地清醒了,这声音他没听过,几乎是瞬间手就摸到了枕边,却什么都没有摸到,摸刀的同时抬起头看向说话的人,不由得惊了一下,虽然脸上看不出来被惊到了的样子。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不怪沈炼这么问,最近雨季,昨夜睡之前特地关上了门窗防止雨飘进屋中。

坐在桌上咔嚓咔嚓啃苹果的少年长了一张比沈炼讨喜的脸,尽管所有人的脸看起来都比整天不苟言笑的沈总旗的脸讨喜,但是这少年长着张看不出年纪的娃娃脸,笑嘻嘻看着沈炼,眉眼弯弯的,手边放着沈炼的身家性命——那把不离身的宝贝绣春刀。

“我啊?不知道姓什么,我记不清了,好像有姓吧?好像又没有,你叫我阿飞就好了!”少年,应该叫做阿飞了。

阿飞把苹果核放在桌子上,拍了拍手拿起了身边的绣春刀看着一动不动盯着他的沈炼,依旧是笑嘻嘻的样子,“你不要这么紧张的盯着我,只要我手边有刀,你从正面就赢不了我的。”

沈炼没有搭话,依旧盯着笑着的阿飞,心里却盘算着什么时机用手弩最合适。

“你还没说你叫什么?”

“北镇府司沈炼。”

“啊,沈炼啊,名字还不错!”阿飞一边摸着刀鞘说着,一边顺手拿起了一个梨子啃了起来,“你刚刚问我哪里来的啊,我告诉你就是了,你别那么恶狠狠的盯着我,我都吃不下东西了。”

沈炼如果是靳一川一定会嘟囔一句“我看你胃口挺好的,完全不像吃不下去的样子”,然而他是沈炼啊,所以只是盯着,没有恶狠狠了而已。

阿飞还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啃着梨子说着,“我就是你这把绣春刀。”

沈总旗恍惚间放开了手里偷偷拿着的手弩,有点儿觉得是不是自己做梦或者没睡醒,不然就是让靳一川传染了胡思乱想。

“你终于把弩放下了啊,我还想着能有机会抽刀和你打一架。”说着,阿飞跳下桌子随手把核扔在了苹果核旁边,走过去,抱着绣春刀蹲下,抬手戳了戳沈总旗的脸,“这么难接受么?我看你隔壁住着的那个接受的挺快的啊。”

沈炼被戳了反而更醒了些,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我前几日就觉得它好像动了动,还以为是前些日子忙昏了头。”

阿飞似乎有些蹲麻了腿,坐在了床上,沈炼的身旁,“你有时间擦我,不如让我晒晒太阳,最近血腥味太重了,有点儿不习惯了。”

阿飞大约是在说自己最近杀了太多人,让刀沾了太多血腥气吧,果然怎么擦也擦不干净么。

“我知道了。”

还在努力想着怎么劝沈炼接受自己存在的阿飞被干脆的回答有些惊着了,不过阿飞是个十分看的开的人,沈炼接受的快正好省了自己费口舌,劝人可不是他的强项。
两个人就这么坐着,看着日头一点点升上来,阿飞低头细细的摸着刀上的花纹,不知为什么难得没有叨叨的说着话。

“过几日大约血腥气会更重一些,我尽量让你晒太阳。”

“啊?哦,好。”其实阿飞刚刚只是那么一说,血腥气什么的,作为原身是刀的他早就习惯了,只是想看看沈炼什么反应而已。

沈炼这么说是想着,过几日还要当差清理些杂物,难免会惹上更多的血腥味,莫名的他不想让阿飞受委屈。




“怎么觉得你这两天闲下来了?”

沈炼抬头看了眼坐在树上晒太阳的阿飞,依旧是笑弯了眉眼,娃娃脸上落着从树叶间透出的太阳光,突然有些晃了眼,看不太清阿飞的笑了,心里说不出的怪,便低下头拿着布细细的擦起了刀鞘。

“明日要出远门,公公给了一日准备时间。”

“那你不去准备么?”

“没什么准备的,我最重要的就是绣春刀。”

“那是不是就是说,我对你最重要了啊?”

沈炼手下一顿,又抬起了头看向阿飞,树上穿着披风的人笑嘻嘻的低着头看着自己,突然间,沈炼又能看的清阿飞的笑和那总是笑的弯弯的眉眼,鬼使神差的,沈炼点了点头,应了一声,“自然是。”

本来没想着沈炼会回答的阿飞反而楞了一下,有些难为情的挠了挠头,开始说着以前沈炼拿自己和别的刀对砍时候自己疼不疼,有多么嫌弃沈炼的刀法,沈炼安静的听着,偶尔会应一声。




说实话,沈炼知道自己不该在保护着妙彤的时候分心,但是在绣春刀砍上盾的时候他内心有想到一件事:阿飞是不是会很疼?下次晒太阳的时候大概又要叨叨自己的粗鲁了。

在沈炼赶去医馆的时候,进了院子,眼里满是靳一川躺在地上,身上落满雪的样子,而阿飞则是满眼都是双燕的悲泣,那种失去了活力和希望的悲泣,听的他第一次这么难过,正想着如何安慰双燕,却听到了沈炼有些凄厉的喊声,一声声“二哥后悔了”听的阿飞有些冷,雪天自然是要觉得冷的,明明不是人却冷的不像样子。

之后好些天,阿飞都没有晒过太阳,因为沈炼一直没有停歇的跟着一个人走着,也不愿和阿飞说些什么话,阿飞觉得沈炼似乎变得更沉默了。

绣春刀被沈炼插在地上的时候,阿飞是有些不乐意的,他大概了解沈炼的恨意和决心,但是就他的个性而言,他更愿意像以前一样陪着沈炼杀敌,而不是站在一边看着沈炼独自战着。

最后那一击还是阿飞做到的,沈炼的恨意渐渐散去了,而阿飞还是觉得有什么变了,沈炼带着他去了苏州,那样温婉的地方,阿飞以为自己待不习惯,时间久了却也就习惯了,平平静静的在绣春刀里活着。

然而沈炼再也没有带着阿飞晒过太阳,而是将卢剑星的斩马刀、自己的绣春刀和靳一川的双燕锁在了箱子里,似乎刻意的在遗忘着阿飞和绣春刀的存在。

就这样,绣春刀再也没有出过鞘,阿飞也没有再从绣春刀中出现,也再没有看到过沈炼。




“二哥!别发呆了!”

听到身边人这么叫着,张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自己刚刚走了神,没听到导演叫开始的声音。

从到达剧组进行拍摄,摸到自己的绣春刀的时候,张震就觉得这刀怪怪的,却说不太清哪里怪,之后问了导演才知道自己这把绣春刀和其他两个兄弟的不一样,是根据明代真正的绣春刀做出的刀,样式什么的都是有正经物件参考的。

前几日多雨,难得今天开拍见到大晴天,休息期间张震躲在了他们几兄弟居住的院子里的一棵树下躲太阳,一阵风吹过,头上的树叶沙沙的响了起来,张震抬头看了看,恍惚间仿佛看到树干上坐着一个穿着披风的少年,一张长不大的娃娃脸,眉眼笑的弯弯的,嘴巴看起来像是笑唇,明明没有怎么笑却看着很开心似的,带着些张震没有的京腔叫着自己的名字——

“沈炼。”

评论(13)
热度(26)

© 橘猫精安娜要考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