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与鱼【归根结底我是蓝家人,终有一日终老蓝家】

【獒龙】双井桥十号 2.0

人设延续《玛格丽特》,裱花师(Meg店长)科x社恐作家龙,有可玘昕博,可能胖雨安远。 @粽flag注视着你





2.0

家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设想,也会尽最大的努力把这份设想变为实体化,或许期间会发生很多事,其中也会有不可控的情况产生,但是最后的结果不论是好是坏,都是要接受的。

大部分的结果,并不是曾经幻想的那么糟糕或者优秀。



Z   粽儿

一直供稿的杂志社的主编前几天突然联系我,问我这周末有没有空,说是帮忙画几幅画,私人用。

不假思索的,我拒绝了。

开玩笑?我手头一堆图都没赶出来呢好伐!陈主编说,给钱。

犹豫了一下,我还是拒绝了。

钱这种东西,我从来不嫌多倒是真的,但是,我还欠了好些画稿,真的没有时间了啊!陈主编说,你的速写和构思是我见过最好的,我想给我弟弟最好的东西。

唔,我得承认,这句话把我打动了,因为我也会想把最好的东西给我最重要的人,总有个人值得我挖空心思去对他好不是?

我说,好,你把地址给我吧。

双井桥十号,Meg甜品店,Meg?总觉得这个名字在哪儿听过啊……

我托着腮帮想了半天没想到,撇了撇嘴放弃了,一低头,看到了手边的《茶花女》,一拍额头。

对啊,Marguerite的昵称不就是Meg咯,看来这家店的店长还是个爱好文学的人啊!那我画画可要谨慎了,文人最难缠了。



A   张继科

马龙合上电脑,在我给他用屏风辟出的小空间里伸了个懒腰,我看着他这副懒洋洋的模样没忍住笑了,他回头疑惑的看着我,依旧是伸着懒腰的样子。

我说,我拜托玘哥找了个画插画的女孩儿来店里。

他问我,为什么突然找画画的人来店里?

大概是某人前几天看着微博上,别人家店里墙上挂着的插画羡慕的不得了,我有点儿嫉妒了,所以打算做个更好的给某人看看我的厉害。

他又吸吸吸的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像只招财猫一样。

我是胡说八道的,不过重要么?你看他多高兴,这是最重要的。



B   马龙

继科儿说的某人就是我,我知道他又跑火车了,不过我就是喜欢听啊,没,没办法。

我一直都觉得Meg虽然颜色偏暖,温馨的很,但是总觉得缺了些什么,那天看到微博上的店面装饰图,猛地明白了少了什么。

少了我和继科儿的踪迹,Meg特有的景色,只有暖色是不能满足我对未来的设想。

我还没有说,继科儿就知道了,而且抢在我之前去约了玘哥,玘哥手下的插画家总是最优秀的。

要好好想想画些什么挂在Meg,等等,我好像忘记问继科儿那个女孩儿什么时候来。


A   张继科

她周末来,她周内要赶稿,听玘哥讲欠了不少呢!

说完,我摸了摸下巴,怎么感觉这女孩儿和马龙有点儿像?



B   马龙

我才没有天天赶稿!张继科!

许昕,把,把抹布给我!



X   许昕

我哥的脾气越来越大了啊,想当年那个糯米团已经变成炸糖糕了。

嗯?我哥是谁?啊,我地还没扫。



Z   粽儿

踏进Meg,和我想的不一样,我以为会是白色的,毕竟“茶花女”Marguerite最后是伴着白色离开的。

但是并没有,店里大多数的颜色都是暖色调,我站在收银台前打量着,有些不太懂店长的心思,或许这个店和Marguerite没有关系。

你好,张继科,是我托玘哥找你来的。店长这么说。

店长是个皮肤很健康的帅哥,一双桃花眼挺好看,虽然我不喜欢,但是不影响我对他帅气程度的打分。

说着,张继科指了指屏风后面探出头的男人,刘海盖在额头上,扒着屏风看着我。在我看来他长的太白了,估计用闪光灯照相会曝光那种。

他是这店的另一个主人,画什么内容他决定,不过你要和我讲,我再告诉他。

我问,为什么?他不会说话?

店长摇摇头,很严肃的看着我,我不想让他接触陌生人,因为他太好了,万一被拐走了,我报警都来不及。

哦,秀恩爱?我不怕。

好的,我知道了,那你现在去问他,要画什么。



B   马龙

我看到那个来画画的女孩儿了,长的秀气又充满着灵气,看起来就像是个热爱着她所为之付出的画画事业的人。

只能看到继科儿的背影,我完全不知道继科儿跟她说了什么,会让她翻了个白眼。

没一会儿,继科儿过来问我,你想她画些什么挂在店里?

我捧着继科儿亲手泡的百花茶,唔了半天,画……你。



A   张继科

马龙说,画我。

我愣了一下,别人店里不都挂的是风景画么?

马龙坚定的点了点头,就要画你,我想在Meg看到别人笔下的你,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的好。

我如实转告了女孩儿,她眯着眼在我和马龙之间扫视着,然后告诉我,你让他出来,我要和他说话。



Z   粽儿

你让他出来,我要和他面对面说。

店长在胸前比了个叉,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我的要求,我反手把速写本拍在了他面前,啪的一声响,把屏风后面的人吓了一跳,店长睁大了桃花眼瞪着我。

我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说,他想让所有人看到你的好,你怎么就没想着让别人也看到他的好?速写我只画美人,我觉得他比你好看,我不画你。

我胡扯的,我速写什么都画,就是想让他出来给我看看。

店长似乎被我的话惊到了,扭头去了屏风那里,弯着腰跟坐着的人说了些话,之后没多久,店长回来了,告诉我,他不擅长和陌生人交流,你可以坐在那个可以看到他的位置画他。

我同意了,干脆的抱着速写本和我的小箱子坐到了他侧面的桌子旁。



A   张继科

她终于开始画画了,不愧是在玘哥手下工作的人,一张嘴真是能讲上天了。

不过她说得对,马龙想让客人都知道我的好,可是我也应该让客人知道他的好。

女孩儿画画的时候完全没有刚刚和我胡扯的样子,全然忘记了周遭环境,把自己融进了那本速写本里。

我趁着客人都点完了单子,溜达到了她身边,玘哥说的没错,她是他杂志社里最好的插画师,速写一流,马龙在她的画纸上透露出最本质的东西,只属于马龙独有的美好。

可能是我看的太久,太入迷了,以至于她停了笔,瞅了我半天我都没发现,直到她忍无可忍的拿笔戳了我一下,我啊了一声,引得正在打字的马龙都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摆摆手,马龙安心的转回去继续敲字,她问我,还画你么?



Z   粽儿

店长说,不用了,你在这儿画一下午他就行,我去给你拿一份他最喜欢吃的甜品。

我看着店长特意朝他走过去,说话期间还指了指我,我大概明白店长是在和他说我的画。

思考了一下,我翻了一页,继续低下头画了起来。



A   张继科

我只给马龙说,她画画很好,你一定会喜欢,并没有把我的心思全部讲出来,反正我不说出来,马龙也都懂。

把放着柠檬蛋挞的碟子放在女孩儿面前时,她也没有抬头的意思,只是埋着头一直画着,而我也没有再去打扰她。

我重新坐回了屏风后面,拿了本诗集陪在马龙身边。

招了个可靠能干的店员就是这点好,我可以大幅度偷懒了。

太阳慢慢西斜,店里的阳光越来越少,她叫了我一声,我站起来走过去。



Z   粽儿

我叫他,店长!我画完了!

可算是画完了!虽然累的要命,不过这次是一次非常愉快的速写经历。

没等店长站稳,我就把速写本拍进了他的怀里,然后抱着小箱子绕过他向外走,我要回家睡觉,太累了。

推开门,走出去,松手前我扭头冲着那两人喊着。

店长!钱你看着给!屏风后面那个人,你是这个店长的财富,没有之一!



B   马龙

我听到了她的喊声,连忙走到继科儿身边,还没来得及让继科儿替我说什么,那女孩儿已经晃晃悠悠的离开了。

继科儿打开速写本,前几页都是我,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她的笔触很细腻,画的很像我,不是表面上的像,仿佛把我的个性也画出来了。

继续翻着,到了她画的最后一页,我和继科儿都愣住了。

小半本速写本,她画的最耐心的应该是这最后一幅画,我和继科儿都在那张纸上。

继科儿捧着诗集,低着头专心看着,我坐在旁边,直着身子专注于打字,没什么交集的我们在她的构图下变成了一幅最美的画。

坐在Meg里,阳光下的我们,脸上都带着笑容,并不明显但足够幸福。

我跟继科儿同时说,我们一定要挂这幅画!



A   张继科

我跟马龙说,我检讨,我忘了问她叫什么。

马龙指着速写纸下端,这是她的签名,每个画家都会署名的。

我低头看了看,速写本翻了好几个方向,怎么看都不是中国字,什么字都不是吧?

马龙斜了我一眼,画家的署名又不是诗人,非要用文字表达。

那她叫什么啊?

粽子昂!马龙这么告诉我。

……不愧是玘哥的插画师,有个性,不过你让我怎么跟客人介绍画家!

评论(5)
热度(27)

© 橘猫精安娜要考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