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与鱼【蓝家十一年老粉,心平气和】

【獒龙】双井桥十号 1.0

人设延续《玛格丽特》,裱花师(Meg店长)科x社恐作家龙,有可玘昕博,可能胖雨安远。



1.0

陪伴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有用的药物之一,很多情况下,这个词语所代表的含义都可以治愈很多种不同的病症,当然不是绝对的。

但是张继科用陪伴治好了马龙。

A   张继科

自从盘下了家附近的甜品屋,或者说是认识了马龙之后我每天都起的很早,不是为了早点去开店或者补货,只是为了能给家里那个经常失眠到天亮的人做个早饭。

我觉得我的手艺好只限于裱花这方面,谁让我之前给方博打工的时候就做这个,和马龙住在一起之后我才发现,我的厨艺不输给我的裱花。

刚磕开一颗蛋,正哗啦啦的搅着,隐隐约约听到卫生间的门喀喇的响了几声,还有一些像是小老鼠翻东西一样的声响,我在心里默数着——

三。

二。

一。

我扭过头,不出意料的,马龙一手扶着厨房门,一手揉着眼睛,说话的声音黏黏糊糊的,比我碗里的蛋液还黏。

今天吃厚蛋烧,喝牛奶还是橙汁?

唔……想喝奶茶。

说话间,他又打了个哈欠,也确实该打,最近几天失眠好了不少,但是睡的依旧不怎么早,就算我每天起床轻手轻脚的,马龙也总是会在我离开半个小时后悠悠转醒。

家里没有奶茶啊,我的龙。我还确实想给他变出一杯奶茶来着,如果不是怕他饿,我可能会现在就跑去店里做一杯给他带回家。

他说,你倒什么,我,我喝什么。

马龙不是结巴,只是社恐还没有完全好,就算是面对我,有时也会发作,但是我觉得吧,和我还算是社交么?马龙和玘哥讲话就很少会有这种状况啊!

B   马龙

我,我感觉现在好多了,自从,自从认识了继科儿以后,苏医生说我的情况已经没有,那么严重了。

玘哥是希望我可以,可以多出去走走,巩固恢复的成果,但是……继科儿说我这样已经很好了,不用,不用再强迫自己去和更多的人交流,只和他交流就好。

上次继科儿这么说完,玘哥,玘哥翻了个白眼,然后吃光了Meg的cupcake,害的继科儿一下午都在忙着做裱花。

不是!我,我没有说玘哥的坏话,玘哥一直觉得继科儿和我相处的方式会让我的社恐更加严重,可我从来没有这么认为过。

Meg现在只有继科儿一个人在店里,有时会很忙,忙到只给我做早饭,我,我有些生气,但是又不想直接告诉继科儿,我想让他陪着我,耽误他的事业,总是不好的。

所以今天继科儿问我,喝牛奶还是橙汁的时候,我说我要喝奶茶,因为我知道家里没有。

我应该没说错话才对,怎么继科儿搅蛋液的力度更大了?

继科儿,则么了?我这么问着。

A   张继科

他问我,继科儿,则么了?

我想了想,我好像从来没跟他说过,他偶尔出现的口音可爱炸了!

我该怎么回答,说我嫉妒玘哥了?不不不,那样看起来既小气又幼稚。

我嫉妒陈玘。我说。

对喜欢的人坦率怎么了?他认为我幼稚或者小气,没关系,我在他面前不需要装作大度的成年人。

吸吸吸,他这么笑起来,眼睛都笑没了,我突然更加嫉妒陈玘,也更加懊悔。

陈玘怎么就看了这么多年可爱的马龙呢?我为什么不早几年在方博的店门口做裱花,不对,还是早十几年直接住在马龙隔壁比较划得来。

不过,就算是陈玘陪了他十几年,未来的几十年可都是我的时间啊,哪儿有那么多时间分给嫉妒陈玘这部分,不存在的!

这样想着,我的心情似乎又好起来了,其中少不了马龙吸吸吸的笑声。

B   马龙

继科儿,我今天,今天要在家里赶稿。

我不经常陪他去Meg的,因为见到别人我会紧张焦虑到说不出话。

而且,第一次去店里没待多久,继科儿就送我回家了,因为我的脸色苍白到吓着他了,直接,直接给玘哥打了电话。

不过今天不一样,前几天我就强迫他答应我陪他一起面试店员,他不同意,要和我吵架,我就站在餐椅上指着他吼了几句。

继科儿不允许我上桌,说是太高了,万一被灯晃了,晃了眼摔下来,他怕他接不住我,磕到碰到就不好了。

我吼他,张继科!你凭什么不让我一起,我也是Meg的股东之一!面试的时候,单独放在一个隔间里面,人少的话我就没事!我一定要去!陪你一起!你要是不同意我就揍你!

我认为我已经够凶了,因为平时玘哥这么吼编辑部的人,他们都会缩着脖子不吭声,然而继科儿笑出声了,本来只是吓唬他要揍他的我一瞬间真的想揍他了。

继科儿说,我的龙哎!原来发脾气的时候可以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啊!是不是和玘哥学的?

我懵了,继科儿怎么知道的?

你,你则么知道的?

继科儿笑的我都看到大白牙了,说,因为你看起来很不熟练啊!

则样啊……那我多练练?

好啊!以后在家多冲我吼吼,我喜欢听!

他这么说反而我有点儿不太好意思了,就凶巴巴的看着他,冲他伸手要下去,继科儿把我接下去说,你陪我一起面试,我都听你的。

都听我的可不行,我只是,股东之一而已,你才是店长,继科儿。

他说,你不仅是Meg的股东,还是咱家的一家之主。

A   张继科

他告诉我说他要赶稿,看起来很内疚的样子,这可就难办了,我是该表现的高兴还是难过?我其实挺高兴的,他面对陌生人的时候真的很勉强,我不希望他不自在,就这样。

没关系,你在家赶稿,我一会儿带柠檬蛋挞回来。

他揪着印着反应堆的红色睡衣扁着嘴,点点头,还是很内疚啊……

我把他搂进怀里,蹭了蹭他的额头,我很喜欢这么做,很舒服的感觉,不论是肢体还是心理。

你要是难过,我也难过了,一难过就不想去店里干活了。我这么说是因为我知道他听到这种话就不会再愧疚,反而会催我赶紧出门。

B   马龙

你快去店里!面试时间要到了啊,继科儿!

A   张继科

看吧,我比陈玘更了解马龙。

Q   陈玘

阿嚏!邱叔叔,我怎么觉得有人在说我?

这不是迷信好么!阿嚏!阿嚏!

哦,看起来是感冒了。

A   张继科

你好,张继科,Meg的店长。

来面试的最后一个人是个戴眼镜的高个男人,打扮的很精神也很帅,就是看着有点儿,傻,和方博莫名的有些像。

他推了推眼镜,咧嘴笑了,还没来得及说话,我的手机铃声就响了,直接盖过了他的自我介绍。

低头瞅了一眼,马龙打来的,别的不说了,接电话最重要啊!

B   马龙

继科儿离开家大概两个小时了,我已经可以沉下心投入到赶稿之中,前两天一直和继科儿在看电影,没有写稿,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噼里啪啦的敲了最后一行字,从头重新阅读一遍,确认暂时没有发现错别字之后点了保存。

然后打开文档又看了一遍,再保存,没有小圈圈转了,因为我没有修改任何一个字符,接着关掉文档,再次打开,最后一次关掉。

我松了口气,点开邮箱,简简单单的输了这次文稿的标题和简介之后,点击发送。

哎?怎么,怎么发不出去啊?我扶了扶笔记本的网线口,好着呢。

低头看看桌角边的网线插口,也没有问题,所以,为什么发送不出去了?会不会是断网了啊?

想到这个可能,我皱了皱眉,平时网络出问题都是继科儿打电话给维修人员的,可是现在继科儿在Meg忙。

嗯,我自己打电话吧!没问题的,马龙!

应该,应该没,没问题吧……

W   维修人员

您好,长x宽带,请问您有什么问题么?

对面的的人不说话,我好脾气的又问了一次,您好,是网络出现问题了么?您家的地址是哪里?

依旧是只有呼吸声,我不得不怀疑这是小孩子的恶作剧了。

您,您,您好,我……

叫你家大人接电话!

我刚这么说完,对面啪的挂断了,看吧,小孩子就是怕被叫家长!

B   马龙

叫,叫我家家长啊?

该打电话给继科儿还是玘哥?

X   许昕

这家店我来过很多次了,从来没想着会和店长发生别的交集,直到我看到Meg的招聘信息。

Meg的风格很简单,却很温馨,吃着并不腻的甜品是个很棒的选择地点,再烦躁的心到这里都会安定下来,而我喜欢这里不仅仅是因为甜品好吃。

我第一次知道店长叫张继科,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他就说了声抱歉,接起了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很轻,听起来是个男人的声音。

没两分钟,张继科就站起来了,又说了句抱歉,之后就没再管我了,转身跑出了Meg,我有点儿茫然,我的脸上还挂着笑啊!

A   张继科

喂!我是家长!

刚说完,我看见马龙斜着眼瞅着我,我嘿嘿嘿笑了两声,放严肃了。

双井桥这里的宽带有维修么?要修两个小时?你们可以下次维修之前给用户发个短信通知么?

我挂了电话,转身拿了套衣服塞进一旁坐着的马龙的怀里。

我说,龙,这网要修两个小时呢,陪我面试去!

他问我,还没有面试完啊?

我说,是啊,还剩下一个人,专门等着你呢!

马龙连忙开始换衣服,我趁着这几分钟关了电脑,收拾好零碎的东西等着。

X   许昕

没过多久,张继科回来了,身后跟着一个穿着套头衫的男人,看起来比张继科白了好几个色号。

我把收银的钱递给张继科之后从收银台走了出来,顺手拍了拍身上的围裙。

刚刚来了几位客人,你不在,我就自作主张帮你招待了,钱在这里,你可以录用我也可以开除我。

B   马龙

许昕人挺好的,不知道继科儿怎么想他的,他的自作主张。

X   许昕

张继科没说话,只是拉着马龙绕过了我进了收银台,啪的打开收银机把钱放了进去,我就愣愣的站在一边,活像个傻子。

A  张继科

我拿了柠檬蛋挞递给马龙,顺便又冲了杯奶茶,等到安置好了马龙,一回头看到面试的人穿着围裙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怎么还站在这里啊?我说。

他张了张嘴,有些沮丧的低头开始解围裙,我又说,你叫什么?刚刚电话铃声太响,我没听到。

他跟我讲,我叫许昕,之前在……

没等他说完,我就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讲了,继续补充说,我这里薪水不低,因为有时候我会少来半天什么的,下午六点半关门,能行么?

X   许昕

我点点头,跟着他说了句,能行。

之后张继科就让我去擦桌子了,我想我这是被录用了吧?

A   马龙

看,我就说继科儿会喜欢许昕的。

评论(3)
热度(34)

© 橘猫精安娜要考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