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与鱼【归根结底我是蓝家人,终有一日终老蓝家】

【獒龙】Expecto Patronum

祝撸撸生日快乐呀!!! @马撸撸

其实……我最近完全写不出文的,文名翻译应该是“呼神护卫”,撸撸点的HP梗,狮院科X蛇院龙,有可玘昕博。

以下正文5200+



【Potions】

砰!

咳咳咳咳咳咳……

“怎么回事!”教授倏的回身瞪向身后的两人,其中皮肤白一些的学生一直捂着嘴在咳嗽,面前的坩埚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模样了,更别提锅里的魔药是否还健在。

同桌的另一个红金校服的学生虽然也咳了几声,不过脸上倒是有掩盖不住的笑容,教授看着两人的校服颜色心下了然,斯莱特林优秀的学生难得炸了坩埚,格兰芬多的自然忍不住嘲笑了。

“斯莱特林,扣十分,魔药重新做,课后来找我关禁闭!”

听着教授严厉的话语,本来因为咳嗽就涨红了脸的马龙这下更是连眼眶都有些泛红了,当然,不排除被烟熏的。

马龙自认为凶巴巴的盯着身边吭哧吭哧笑个不停的张继科,气不打一处来,明明是张继科作妖才炸了他的坩埚,凭什么自己学院被扣分不说,还要被关禁闭啊!

一想到黏糊糊的鼻涕虫,马龙脸都要皱起来了,而张继科则是一手托腮看着心里复杂的马龙,懒散的举起另一只手,“教授,马龙的坩埚是我搞炸的。”

“是么?”教授挑了眉,难得有学生自求扣学院分和禁闭的,反正鼻涕虫多的是,教授也不介意多个人来处理,“很好,虽然勇于承认并且主动担责,但是依旧要扣分,格兰芬多,扣十分!”

似乎得到了想要的结果,张继科笑的更灿烂了,虽然同样扣了分,但是马龙依旧凶巴巴的盯着张继科,扣格兰芬多的分又怎么样,斯莱特林的分数也回不来了,自己还是要剪鼻涕虫!啊……鼻涕虫,黏糊糊的……要命啊!

等到教授去了别的学院那里检查,前桌同样红金色打扮的陈玘扭过头,疑惑的看着笑嘻嘻的张继科,压低声音避免被教授听到的问着,“你不是洁癖么,上个草药课拔个曼德拉草你都一脸嫌弃的,剪鼻涕虫你不还得撅过去啊!”

张继科摆了摆手,一副哥你不懂我心的样子看的陈玘忍不住翻个白眼,陈玘也懒得管了,在扭头之前揉了揉依旧不怎么高兴的马龙。

“好了好了,实在不乐意去,哥今晚替你去剪鼻涕虫好不?不气不气了啊,下节课教授估计就把分给你加回来了,没事没事!”

虽然陈玘比马龙大一些,并且不是同一学院,但是私下关系很好,所以也不存在什么敌对,再说了,自从神秘人彻底消失后,各个学院间的敌视也少了很多。

马龙听了安慰,乖巧的昂了一声,继续低头做起了第二份魔药,倒是刚刚还笑容满面的张继科这个时候不怎么高兴了,戳了戳已经扭过去的陈玘,嘟囔着。

“哥,你故意的吧?”

陈玘佯装不知的歪了歪头,“嗯?知道什么?我要做魔药了啊,你敢捣乱炸我坩埚我就揍你,别以为邱叔叔会护着你啊,继科!”

张继科撇撇嘴,就知道陈玘偏心眼,就算是同学院同宿舍,他也最喜欢不同学院的马龙,谁让马龙在他面前总是乖乖的一个糯米团的模样。

只有张继科才知道,身边埋着头做魔药的“糯米团”其实是个“黑芝麻汤圆”,一戳就流黑馅的那种,马龙啊!不乖的很呢!

“你别傻笑了!把你坩埚给我!”

“哦哦哦,要不要我给你捣碎圣甲虫?”

“昂!这是你补偿我的,继科儿,不是我威胁你做的。”

“是,你是最乖巧的小蛇——才怪嘞。”



教授,我想换座位。——坐在马龙身后的正经小蛇,许昕表示我的眼睛又疼了,不知道庞弗雷夫人的药水做好了没有。

许昕!你别发呆了!快点把你魔药分我点儿!教授过来了!——着急的想要手脚并用抢坩埚的小狮子,方博掐着许昕压着声音叫着。



【Erised】

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

It shows us nothing more or less than the deepest,most desperate desire of our hearts.

“……”陈玘看着突然出现的大门咽了咽口水,推了推身边站着的同样愣住的邱贻可,“邱叔叔,我们刚刚过来的时候,这里是面墙没错吧?”

邱贻可点点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张继科好像想到了什么,啪的拍了下手,惊得陈玘跳了一下,还没来得及骂出口就听张继科一边推门一边说着。

“这应该就是有求必应屋了,果然传说是真的啊!”

张继科这么说着,陈玘似乎想起来了,伸手戳了张继科,揶揄的笑着,“想了什么啊,刚才?”

“嗯……我刚刚路过这里的时候在想,马龙要过生日了,送什么给他。”

说话间,三人已经走进了堆满杂物的有求必应屋,陈玘拉着邱贻可四处看着,这儿摸摸那儿碰碰的,张继科却认真的翻着看到的书,仔细想着这里面有没有马龙喜欢的绝版书籍。

“继科,你过来,这儿有个超高的镜子!”

张继科顺着陈玘的声音走过去的时候,正看到陈玘像只发现了逗猫棒的猫咪一样,睁大眼睛瞅着镜子,看起来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旁的邱贻可双手环抱着,皱着眉觉得哪里不太对。

“哥,你看到什么了?”

“我和邱叔叔成年之后的样子。”陈玘摸着下巴,笑的眉眼弯弯,“你别说,我们两个一直没怎么变模样啊,除了邱叔叔长胖了。”

邱贻可放松了神情,好笑的看着看他笑着的陈玘,指了指镜子里面的镜像,“玘子,说话要实事求是啊,明明你比我还圆。”

陈玘斜了一眼邱贻可,哼哼着去了别的地方溜达,邱贻可看着镜子里还是两个人的镜像,更是疑惑了,不过也没多想就去追陈玘了。

张继科一直在旁边镜子的映射范围外站着,并不清楚邱贻可和陈玘看到了什么,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他看到了镜子上刻着的一句话,也是这句倒着看的话让张继科想起了这镜子的名字。

“I show not your face but your hearts desire. ”

这面高至天花板,有着金色边框,底下是两只爪子形的脚支撑着的巨大镜子就是一本书中提到过的厄里斯魔镜。

当然,这书是马龙看的,只不过张继科在图书馆陪着做作业看书的马龙无聊,睡醒之后随手翻了两下看到的,他记性好,看到了就记住了。

心底的渴望,也就是说……张继科回头看了眼陈玘和邱贻可的背影,他这两位学长的渴望是陪伴着彼此直到衰老么?那……这镜子也能知道自己心底最渴望的东西吧,或许这样他就能知道送什么生日礼物给马龙最合适了。

张继科这么想着,又忍不住在心里唾弃起自己,找一个合理的且正当的借口来证明一些已知的,不肯承认并且接受的事情真是无耻又可耻,可是却偏偏又控制不住那一份欲望的产生和迸发。

站在厄里斯魔镜前的张继科在深呼吸之后睁开了眼睛,紧紧的盯着镜子里的景象。

已然成年的马龙依旧是现在这副白到反光的皮肤,只是没有了婴儿肥的脸颊看起来更好看了,脸上的笑容也是目前张继科所没有见过的幸福和满足。

张继科没有继续往上看,去看看陪在马龙身边的人长什么样子,为什么会让马龙看起来这么的幸福,因为张继科看到了一个更让他介意的物件,戴在马龙无名指上的戒指,平淡无奇的造型上有一颗并不算明亮扎眼的红色宝石,一看就不是斯莱特林的绿银色风格。

“哼!”刚哼完,张继科觉得自己哼早了,视线稍微平移,他就看到了另一只肤色略深的手,无名指上也戴着同样款式,但是镶嵌着绿宝石的戒指,满是斯莱特林的风格。

怒火还没来得及冲上脑子,张继科蓦地发现戴着绿色戒指的人的手腕上缠着一条红色编织手绳,张继科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腕,同样的红绳,是马龙编给他的,他戴了很久了。

连忙抬起视线看向揽着马龙的那个人的脸,看清的一瞬间,张继科啪的一巴掌拍在了自己额头上,自己是个傻的吧!

镜子里搂着马龙不知道说什么,逗的马龙吸吸吸笑着的人不是张继科自己,是谁啊!

同时,张继科松了口气,自己是在担心什么,借由这个会让人陷入欲望的魔镜确定自己的心意么?根本不用啊,在看到马龙在黑湖边读书的时候不就已经一头扎进去了么?

“哥!我们走了!”

“嗯?找到送龙仔的礼物了?”

张继科点点头,晃了晃手里的书,“找到了,我们走吧!”

找到了的不止是书,还有厄里斯魔镜。



【Time-Turner】

“继科儿,玘哥给我们寄了礼物。”马龙任由张继科给他解着围得严严实实的围巾,把手里包装精致的盒子搁在张继科脸前。

张继科随手把围巾挂在门口的挂钩上,接过盒子正要拆却发现已经被拆开了,再看马龙,吸吸吸的笑着。

“已经看过里面的东西了?”

马龙昂着掀开盖子,不大的盒子里躺着一只看起来小小的发亮的金计时器,挂着一条很长很精细的金链子,张继科平时懒得睁大的眼睛都变大了一些。

“时间转换器?玘哥这么大手笔啊!”

“昂!应该是和邱哥旅行的时候无意间找到的,知道你和我都喜欢这种东西,干脆就送来了!”马龙再次把时间转换器放进了盒子里,“不过这东西改变不了什么,倒是可以回忆一下以前的校园时光……”

“比如,你炸了我的坩埚,害我剪鼻涕虫。”说着马龙斜了一眼张继科,张继科无辜的摊手。

“你怎么还记得啊,我的龙。”

“第一次被教授因为课堂表现扣分,我怎么可能记不住啊——”马龙撇着嘴,轻轻扯了扯张继科的脸,“说起来,那次你怎么突然冲过来跟我表白啊?”

张继科愣了一下,心里有了疑惑,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凑近马龙细细的亲吻了起来,“大概是担心毕了业你会娶了别的女人成家吧,而且,我再不说出口,怕玘哥会把我扔进黑湖和人鱼作伴。”

“你也有这么胆怯的时候啊,继科儿?”

“是啊,牵扯到你,我就变成胆小鬼了。过两天我去魔法部请假,我们去旅行吧?”

马龙笑着点了点头,“好,我们也和玘哥一样出去玩儿。”

过了半个月左右,趁着马龙外出,张继科找出了收起来的时间转换器,上次马龙提到的表白的事让张继科有些在意。

因为在张继科的印象当中,是马龙来找他说,“我同意了,张继科,我们在一起吧。”

这么想起来……马龙当时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同意了”,也就是讲,张继科应该确实给马龙说过类似表白的话,但是关键是张继科那个时候担心被拒绝根本不敢张嘴啊,因为这事儿,陈玘不知道给他翻了多少次白眼。

眼前掠过各种模糊的云彩,经历了暂时性耳聋之后,张继科落到了地面,踩到了黑湖边有些黏糊的土地,刚刚好的时间,正确的地点,马龙正靠着黑湖边上的一棵柳树,捧着一本书认真的看着。

似乎是很认真,当时的张继科确实觉得马龙看书看的很专心,于是和身边的文气的拉文克劳女生聊的更是放心。

而未来的张继科蹲在一旁的树后,第一次看清了马龙的动作,哪里是在认真的看书啊!分明是在斜着眼看着和女生聊天的自己,那副咬牙切齿的样子,看的张继科一点儿也笑不出来,甚至有点儿胆战心惊,自己那个时候是有多蠢啊!

过了没多久,那个张继科对马龙说了什么,转身跟着拉文克劳女生走了,张继科记得那个时候自己对马龙说“我有事先走啦,一会儿记得去找玘哥他们吃饭,我就不去了啊!”

不去个鬼啊!现在张继科再看那个时候的自己,真是觉得蠢爆了!恨不得上去揍自己两拳!不对不对,要忍住啊,不然怎么能知道马龙为什么说是自己来主动表白……

张继科准备继续盯梢,结果却听到马龙啪的合上书,盯着自己和那个女生的背影冷哼出声,那副模样……妥妥的斯莱特林啊。

“好昂,张继科,仗着我喜欢你就这么对我?等到毕业我就娶了别人结婚,你搂着别的女人睡一辈子吧!”说完,马龙还气呼呼的捡了块石头砸进了黑湖,石头咚的一声沉了底,树后面的张继科只觉得这石头是砸进了自己的心里的。

没有犹豫,张继科抽出魔杖,一边对着自己挥了挥,一边小声念着,“Transfiguration.”

张继科并没有用变形咒将自己变成别人的长相,只是把自己变得年轻了一些,并且穿上了格兰芬多的校服,收回魔杖,张继科努力保持着平静的状态走出了树后。

“龙。”

马龙停下脚步,迷惑的回过头,不明白已经离开的张继科怎么又出现在了自己身后,虽然依旧很生气,但是还是舍不得直接对张继科发脾气,“怎么了?”

连继科儿都不叫了,看来真的是气着了啊……张继科苦笑着摇了摇头,走到马龙面前,握住马龙的肩膀,强迫马龙看着他的眼睛。

“马龙,如果你以后和别人结婚,我会去婚礼上把你抢走,我不认为会有人比我更爱你所以我不信任别人来照顾你,陪伴你下半辈子。”张继科闭了闭眼,平静了一下心情,“马龙,我喜欢你,自从二年级在黑湖边看到你,我就已经决定要陪着你,不论你怎么想,我觉得我应该在毕业前告诉你,如果可以,我希望毕业舞会能做你的舞伴。”

马龙歪着头,看着很平静的表情下,心里早已经波澜起伏,但是马龙只是拨开了张继科禁锢着自己肩膀的手,“知道了,我会考虑的。”

张继科听着马龙这么说,并没有追上去,因为他想通了,关于马龙在家里跟他讲的事情,那个表白的人就是自己,只不过不是那个时候的傻狮子张继科,而是日后已经成为了半个斯莱特林的狮子张继科。

梳理通了一切的张继科再次回到家里,被充满着马龙气息的环境包围时,张继科扶着墙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惊得马龙从楼上的书房噔噔噔的跑下来。

“继科儿,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突然想起来了一些事儿!”马龙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想要回到书房,却猛地想起了什么一样,回过头对着趴在楼梯扶手上看着他的张继科说了句,“我知道那个时候跟我表白的那个人不是你,或者说是现在的你在给那个时候的我吐露心声,替学生时代傻乎乎的张继科吐露心声。”

张继科一愣,“嗯?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说毕业后和别的女人结婚这句话只有黑湖里的人鱼知道。”马龙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而且,我的变形课是满分啊,继科儿。”

谁说马龙不像斯莱特林的?明明骨子里就是标准的斯莱特林,看上的人或者物就要牢牢的抓在手心里。

你问我,到底是谁和谁表白了心意?本来就心意互通,哪里需要纠结谁先主动呢?

评论(15)
热度(103)

© 橘猫精安娜要考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