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与鱼【蓝家十一年老粉,心平气和】

我不懂艺术

世道如此,何由我?

酒水免费:

给自己做个备忘。


世界之大,无我安心之地,绣春刀,飞鱼服,这两样哪样沾上了,这辈子都脱不开。身边的人,一个个的来,一个个的走,除了愤怒,愧疚和悲伤,别的哪个也留不住,人还是景都一样。——念“百褶裙已不再”的沈百户沈炼。【说起来,这百户也真是讽刺的紧。】


我本可以远离更诡秘要命的麻烦事,然而为了那一位唯一的朋友,我义无反顾的卷入乱事,是生是死,重要么?重要,也不重要。——念“小吃货”裴纶


沈百户和裴大人联手对敌之时,沈百户接了裴大人的绣春刀,左右两把绣春刀,我不由得想起了那个被我叫做“小可爱”的北镇抚司“靳一川”,那把双燕,最后的最后我还是从丁修的嘴里听到了,还有“靳一川”到底是姓丁的。


我是个俗人,不懂艺术,在我眼里这武戏美,带着暴力的美惹得我舍不得挪眼,飞鱼服下摆随动飞扬,绣春刀刀刀见血,出鞘见血的锋刃微微一甩,不论是什么样的血都会从刀尖低落,落不下的肮脏就翻刃朝上用飞鱼服抹去。


说好的平行世界,沈百户却成了沈总旗。

评论
热度(8)
  1. 橘猫精安娜要考研酒水免费 转载了此文字
    世道如此,何由我?

© 橘猫精安娜要考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