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与鱼【归根结底我是蓝家人,终有一日终老蓝家】

【獒龙】黑洞理论【上】

*愿你被这世界温柔相待*

年龄差,算是黑道?三观不正!三观不正!三观不正!可能有昕博可玘出没,甜虐看到最后吧。
【bgm:萧敬腾《王子的新衣》】



以下正文4700+

#他们属于他们自己#
#所有同人都是ooc#
#ooc是我的#

***

“关于黑洞,你们知道为什么叫黑洞么?黑洞因为密度过大,导致引力过大,所有东西都无法逃脱它的引力,甚至包括光,无法反射光,肉眼没办法观察到它的颜色,所以才叫它黑洞。”

马龙不记得这段话是谁告诉他的,他也不是很喜欢天体物理,就没放在心上,可是很多年之后,马龙看着睡在他身边的张继科,突然想起来了这段关于黑洞的解释。

他和张继科,谁是黑洞,谁是光?

***

白衣黑裤的马龙赤着脚坐在落地窗前看着书,按时修剪的刘海软软的垂在额前,这一幅安静的画面本来是这么的赏心悦目,落在张继科眼里却只觉得刺眼。

“马龙,当年你捡到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

马龙早就听到张继科开门进来的声音了,但是一直没有抬头,手里的书已经半个小时没有翻过页了。

张继科十分厌烦马龙这个样子,自己明明已经喜欢马龙到骨子里,恨不能把马龙融进血液,可是马龙对待他就是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也对,怪不得马龙这么对他,毕竟马龙现在这半幽禁的状态就是他做的,马龙生活了三十年的秦家也落在了他张继科的手里。

可是这一切能怪他么?不能啊。

“马龙,你能不能和我说说话?”

“……昕子在哪儿。”

“昕子,昕子……整天就会问我许昕在哪儿,许昕找到没有!马龙,你看看我,是我喜欢你,爱你,不是许昕!”

马龙似乎已经习惯了张继科这种不正常的状态,看着张继科疯了一样踹门的模样也没有其他反应,只是平静的扫了一眼就继续低下头看着手里许久没有翻页的书。

房间的门又一次被张继科踹坏了,看着变形的房门,张继科冷静了下来,不得不承认,尽管现在秦家和马龙都属于他了,他依旧很在意许昕在马龙心里的地位。

那不是爱情,张继科清楚,马龙和许昕只不过是彼此亲人般的存在,可是张继科就是在意到发狂,已经自身难保的马龙时时惦记着另一个人,这种认知让张继科无法控制自己的嫉妒心。

“……昕子在哪儿。”马龙再一次问。

张继科看着马龙不错一眼看书的样子,扯了扯嘴角,轻描淡写的给出了答案,“死了。”

得到了答案,可是这个答案不是马龙想听的,想要的,也不是真的,太了解张继科这件事对于马龙来说是好是坏,马龙自己都不清楚。

“我能参加葬礼么。”

“当然可以了,那可是你的宝贝师弟,怎么样我也不能阻止你见他最后一面,你说呢,哥?”

哥。

听到这个久违了的称呼,马龙抚在书页上的手抖了起来,慢慢的蜷起手掌,掩盖起不自觉的抖动。

“我累了,你走吧。”

平时,马龙这么说了,张继科也不会听话的离开,总是要装成以前的乖巧模样蹲在马龙身边,细细的讲一些外面发生的琐碎事,而今天,不知道张继科怎么了,听马龙下了逐客令,就真的头也不回的走了。

马龙听到脚步声渐行渐远,捏紧的拳头缓缓摊开,掌心里深深的印着五道小小的指甲印。

所有柔软的地方,都是无法进行设防的弱点,不止是用来压制痛苦的手心,还有产生这份痛苦的心脏。

方博看着脸黑的张继科,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抛弃游戏里的队友,直觉告诉方博,如果这会儿还闹腾,他另一位师兄都救不了他,所以方博安静的等着张继科开口说话。

“许昕的事儿,办的怎么样了。”

有时候直觉真不是个好东西,因为沉默之后的张继科一开口就问了方博最想逃避的问题。

“啊?”

张继科啧了一声,“因为我离开了肖门几年,你就不拿我当师兄了?邱贻可让你办事,你是不是也这副敷衍的态度?嗯?方博。”

“不不不不是,师兄,我我我刚刚打游戏,脑子还没换过来。”

方博听着张继科的话,心慌意乱,也不知道张继科离开肖门那几年经历了什么,再次来找方博的时候,顶的是已经秦门的皮,说话和行事作风也发生了大转变,方博怎么也看不出儿时带着他四处捣乱的张继科的影子。

张继科再次僵硬的扯了扯嘴角,扯出个让方博看了缩脖子的笑,“还认我就好,许昕的事儿怎么样了。”

“师兄,他逃得利落,我目前还没有抓住线索。”

“尽快给我找到他,是死是活我不在乎,但是有一条,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懂么?”

方博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张继科,放在腿上的两只手互相拽着指尖倒刺,点了点头。

“知道了,师兄,我会尽力的。”

张继科一直等的似乎就是方博的这一句话,听到了,就不再说什么的站起来转身走了,方博没有送张继科,而是盯着张继科的背影消失在门后。

转过头,在键盘上敲了几下,电脑上的监控出现了张继科开车离开的画面,方博这才扭了扭已经僵硬的脖子。

方博把手机从团成一团的空调被里翻出来,皱着眉点了几下之后放在了耳边。

嘟——嘟——嘟——

“……我师兄在找你,如果你要走,这两天我就想办法用我家的门道送你出去,如果你不走,我不知道我还能瞒着我师兄几天……我不知道马龙怎么样了,你让我怎么办?直接问张继科,师兄,大蟒他师兄咋样了?”方博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你不要管我,再怎么样,邱哥也会护着我的……你别来我这边,万一被我师兄撞见了,你觉得我打的过他还是怎么着?

“听我一次吧,许昕,你好好的就是我最想拥有的东西。”

这一通电话时间并不长,等方博挂了电话,随手把手机又扔回了空调被上之后,刚刚被方博拽流血的倒刺的小血珠还没有干。

“……怎么给拽流血了啊……”这么嘟囔着,方博把指尖含在了嘴里,唾液刺激着细小的伤口,本来细微的痛感经过大脑的再加工放大了数倍再次反馈给方博,“……真疼啊。”

真疼啊,被拽出血的不止是方博指尖的倒刺。

***

七年前,23岁的秦门大少爷马龙带回了一个15岁的少年,一直想要个同龄玩伴的秦门小少爷许昕那个时候也不过14岁,接人待物没什么心眼,却在见到这个被他师兄捡回家里的黑衣少年第一面时就隐隐生了戒备心。

“师兄,你第一次带人到家里来哎!”许昕笑嘻嘻的趴在马龙坐着的沙发后背上,悠闲地啃着桃子。

马龙歪着头看着许昕,问着,“第一次么?”

“是啊,第一次,师兄以前的同学都没来过家里。”

“大概吧,我也记不清。”说着,马龙合了手里的合同,揉了揉许昕,“继科儿以后就是秦家的人了,算是我给你找的玩伴吧,你可别欺负他啊。”

“知道了,师兄,别揉我了……我都15了,不是小孩儿啊!”

“明明才14岁,啊对了,继科儿比你大一岁,不管身份怎么样,你都要老老实实的叫他一声哥,听到没?”

许昕撇了撇嘴应了马龙,马龙看他这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大概能理解,毕竟家里突然多个陌生人的感觉确实有些奇怪,不过马龙是有自己的打算的。

而许昕恰好猜到了马龙的打算,即使马龙表面上看起来不像是心狠手辣的人物,深究到底,马龙也还是秦门的大少爷,未来的当家人。

这个名叫张继科的少年是马龙给许昕找的护身符,一面是挡灾挡难的护身符,另一面是出鞘见血的利刃。

如果说八年后,张继科的反叛出乎马龙的意料之外,那这事就在许昕的意料之中,这件事一开始就是不正常的各怀心思。

许昕一直以为是马龙找到的张继科,实际上,张继科是陈玘送到马龙这里的。

陈玘是吴门的人,面上不是个管事的,实际上手里握着不小的权力,本来和秦门搭不上边,可偏巧的是早些时间秦志戬在外忙的没空照顾还在上学的马龙,就把马龙养在了吴门。

看起来是对吴门的信任,说穿了也不过是向吴门展示了秦门目前的诚意,等到马龙上了大学,吴敬平就让陈玘把马龙送回了秦家,虽说目的不纯,但是陈玘对马龙的好却没有参杂任何肮脏的东西。

“玘哥,这小孩是谁啊?”

陈玘把桌面上的拍黄瓜特意转到了看起来睡眼朦胧的黑衣少年面前,“张继科,几年前误打误撞来我这儿的一个小孩儿,我看他个性挺合我的,就留下了,估摸着你会中意就领来给你看看。”

马龙一手托腮,一手戳了戳闷头吃黄瓜不说话的张继科,“怎么都不理人呢,我叫马龙,你好啊,继科儿。”

张继科任由马龙戳着,低低的嗯了一声,倒是让陈玘侧目了,“我是不是该说一句,龙仔你面子比我大,臭小子平时对我都爱答不理的,碰一下都不行。”

“那说明我和继科儿有缘分嘛!”马龙笑的眉眼都弯了,“不知道他和昕子谁大一些?”

“他比许昕大一岁左右吧,行么?”

“一岁啊,我觉得挺好的,昕子一直想要个同龄的玩伴,没办法,谁让我比他大九岁这么多。”

陈玘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已经停下筷子,开始发呆的张继科,“是么,你觉得好就好,我也就放心了。”

看着马龙揽着张继科离开的背影,陈玘一瞬间有了叫住马龙,让马龙把张继科还回来的冲动。

不是每一份“诚意”都如同马龙那般安全,肖门对吴门的诚意是张继科,陈玘为了让马龙更快更稳的站住脚,选择瞒着马龙把这份诚意变成秦门的。

这个决定在这时看来利大于弊,可是陈玘忘了肖门的人没有一个像秦门那般面上平和,内里深沉,肖门的人内外都是充满着火星的。

“昕子,怎么了这是?”

马龙看到许昕背着书包呆呆的站在书房门口,没有张继科,心里蓦地有些慌,一些想法不受控制的冒了出来。

“出事了?看清是谁了么?”

许昕看起来像是花了几分钟才明白过来马龙在说什么,慢半拍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马龙站在许昕面前,没有把他搂进怀里安慰,只是抬手揉了揉许昕的头发。

“没关系,我还在,师兄还在……”

“师兄,不是我。”

马龙听的一愣,许昕这句话他听明白了,绑走张继科的人不是他之前想的那样,把同龄的张继科当成了许昕,他们本身就是冲着张继科去的。

是谁?谁会这么做?和秦家在明里暗里都不和的只有肖家,如果是肖家为什么不绑许昕,要绑一个从吴家出来的张继科?肖家和吴家不是交好么?

马龙越想,眉头皱的越紧,许昕看着马龙愈发焦躁的状态大概可以猜到,他师兄进了死胡同,只有马龙自己可以走出来的死胡同。

“师兄,我这几天回老宅住,他……张继科的事儿我不会给父亲说的。”

没等马龙点头,许昕背着包就往外走去,马龙从思绪中脱出却也没有去阻拦,许昕离开就是对他最大的帮助。

张继科醒来的时候,是被绑在一个荒废仓库的椅子上的,破旧的仓库,紧的勒进肉里的绳子,张继科试着动了动之后就咧嘴笑了,小时候听自家哥哥讲过的故事居然在现实中发生了。

“喂,怎么回事你!让你随便绑个小少爷回来,你绑个肖门的人!还好特么的是个肖门的弃子,不然老子让你害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妈的!”

“老大,我也不知道啊……他是……”

“……”

“……”

之后的对话张继科没有听到,大约是那个所谓的老大发现他们的对话很可能会被张继科听到变成证据吧。

这么想着张继科扯了扯嘴角,还以为是肖家故意绑了他灭口呢,原来不过是一群想要赎金的下三滥。

还好绑的是他,如果绑的是许昕,秦家怕是要炸锅,不过说实话,张继科还挺想看看炸锅的秦家里面,许昕那个整天挂着笑的师兄会不会笑不出来。

“妈的,这小子醒了,你怎么看得人,连个屁都不放!”

绑架张继科的男人骂完看守的手下,随手拉了个椅子坐在了张继科对面,用手里的钢管戳了戳张继科的胸口,“哎哎哎,把头抬起来,装什么死啊?”

低着头的张继科不仅没有抬头搭理男人的挑衅,反而把眼睛又闭了起来,这个反应让男人在手下面前丢了面子,下一秒钢管就狠狠的落在了张继科的侧腰。

本想着能用张继科的痛呼声换回一些颜面的男人貌似忘记了张继科出自哪里,这一钢管下去,别说是痛呼,连闷哼都被张继科咽了下去。

“哈,快看看肖门的人就是不一样,这一管子下去还真没谁能一声不吭的。”男人把钢管随手丢在一旁,抬手拍了拍张继科的脸,挖苦着,“你说,我该问谁要赎金?肖家,吴家还是秦家,嗯?”

张继科歪着头,学着马龙平时笑的样子,扬了些唇角,却没搭话,这个带着少年特有的淡漠却又暖暖的笑容放在平日里好看的很,可是现在不是平时。

只用一个笑就挑起别人的怒火,大概是肖门独有的本事?

“哦豁,看这笑,你是觉得我这三家都能要来钱?成啊,看谁给钱,老子就把你的尸首给谁!”

听着男人强压着怒气佯装大度的说话,张继科很想对着他的背影说一句——

如果这么想的话,那你大概是要亲自包办后事了。

如张继科所想,肖家和吴家都没有理会,而秦家,男人连话都没能说上。

——————tbc——————

…最近tag里没多少产出吧?期末的我怕是也只能把存货发了

评论(4)
热度(74)

© 橘猫精安娜要考研 | Powered by LOFTER